20190321195515_66.jpg

導演上一部《逃出絕命鎮》把歐巴馬時代白人表面上滿最平權,歧視

到都想變成黑人享受black power 跟黑人紅利,以及黑人對於自身文化跟

精神(靈魂)日益被「白化」等等各自兩端的焦慮,用懸疑驚悚片的形式

做了尖銳的批判;這次,帶來的《US我們》企圖心更大,片名一語雙關,

US講得既是自己被自己追殺的腦動大開劇情,同時也暗指他要批判的US

United States)的…黑白種族…額…這次講更大,他要講美國現世的諷

刺錄,特別是階級仇恨的問題。

 

劇情講「學」白人朋友混上好日子的中產黑人一家4口,被從地底世界冒

出來、還跟自己長得一模一樣的「自己」,暗夜追殺。地面上的家家戶戶

溫馨快樂、風和日麗,生於底層的複製人世界卻是茹毛飲血、失去話語權

(能力)、活著宛如軀殼,只能無意識地模仿、複製著上層自己,這些「

影子」們只待有朝一日在邪惡版女主角的帶領下,殺上地表,全面奪取活

在陽光下的另一個自己的人生。

 

影子從何而來,不就階級隔離下對底層的無視、隔離,累積出來的仇富嗎

?當這群來意不善的不速之客闖進家門,驚恐的主角一家問「你們是什麼

人?」得到的回答卻是ㄎㄧㄤ到讓觀眾笑場的「美國人」時,其實要說的

不過是國族發展的進程裡,長期被遺忘、棄捨、忽視,甚至視為異類、威

脅中產生活的貧窮底線、教育底線、社會階層底線以下的「底層人」,也

一樣是「美國人」。但階層從來都是相對的…看看黑人老爹在白人朋友全

家被殺之後,用上白人家好車、高檔遊艇的表情裡那個不經意嘴角上揚的

得意;看看底層白人太太殺了「自己」之後,在鏡子前享用「自己」的口

紅,那份對上層地面生活的渴望是有多病態又有多可憐。

 

信義區豪宅走出來的一家四口,萬華區破爛公寓走出來的一家四口,是不

是同樣的孩子,在不同的階級家庭、不同的環境和教育底下,就會造就出

不一樣的人(人生 / 人性)?這種複製人題材的電影勢必在取代、真真假

貍貓換太子上頭大玩特玩。但更令人毛骨悚然的不是這部腦洞大開的恐

怖片超詭異又精彩的劇情設定跟鏡頭走位,而是電影裡暗諷的那些有機會

階級流動、「躋身上流社會」過上好日子、享受到了上層階級的既得利益

的人,其實有著恐怖的自私自利,有機會往上爬,誰還會顧得上廣大苦難

同胞的死活啊!於是乎…無巧不巧,成就了這群失語的(沒有話語權)底

層人在一夜流血革命後的天光時刻,用了台灣人民似曾相識的「228牽手

護台灣」運動場面,讓世界「正視」它們的存在。

 

導演,再次挑動了美國社會皮膚底下難以言說的敏感神經,把害怕底層反

撲的焦慮跟底層人嘴裡不講心中卻很不是滋味的仇富,轉換成恐怖元素。

雖然隱喻沒《逃出絕命鎮》做得那麼明顯,但畫面情節都經營得讓人渾身

不舒服,心理層面的東西,一樣令人細思極恐。

 

#我最大的遺憾就是你的遺憾與我有關

#沒有句點已經很完美了何必誤會故事沒說完

#後來我們什麼都有了卻沒有了我們

    全站熱搜

    AS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