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87.jpg

 連那種四十多歲都當爹了還在眼高手低的廢柴人生,都能藉著母親孩子

前妻在颱風夜的相聚一刻,拍出人生溫柔的視角,是枝裕和果然療癒系導

演。

 

 常覺得人生很多時候無法挽回了,就輸在認命的那一刻;但能繼續撐下

去,靠得也是各種各樣的認命。親情跟家庭就是一種讓人很難不去認命的

羈絆,也因此「寵」出像電影裡良多(阿部寬)這樣的一個廢到極點的人

/人父/人夫,但畢竟是一家人,怎麼樣都還有一種不足為外人道哉的包

,即便是...已經對他斷捨離,往前跨出自己人生的前妻。不得不說,

枝裕和拍家庭倫常關係時,對親人間難解又說不出口怕傷人的隔閡與矛盾

,像是越不想卻越是活得像極了死去的那個成天感嘆時不我予的窩囊老爸

、像是當初因為價值理想相近或者欽慕才氣而走進婚姻卻又因為男人好高

鶩遠而選擇離婚的妻子、像是知道自己兒子不爭氣被媳婦拋棄只能心疼無

奈藏心裡的婆婆、像是孫子拿著彩券對阿嬤說如果中大獎的話大家是不是

就可以生活在一起的童言童語,和那刻樹木希林阿嬤欣慰回答時眼裡的淚

……這些都被是枝裕和處理得好細緻。

063147.37980371.jpg

  是枝的電影就像在一碗茶泡飯的簡單滋味裡,點滴生活見真情,

同時又隱隱戳到人們心底不願承認的痛處。

 

 有種命運叫「一次性好運」,這東西害人不淺,一下把你捧上雲端以為

自己得天獨厚,沒辦法再用平常人的心態過活,讓人沒機會學懂察言觀色

和人情世故,轉眼間又讓你打回原形,曾經風光的錯覺沒有離開,你只能

一路磕磕碰碰走下去,直到青春耗盡。

 

 《比海還深》的文案是「不是每個人,都能成為自己理想中的大人」,

說的就是良多(阿部寬)這樣一個角色,年輕時莫名其妙得了個文學獎,

從此立志做文學作家,不只連累老媽當啃老族、讓老姐揶揄他「大器晚成

」,沒本事養家活口的他還討了個可愛的太太響子(真木楊子)生了個男

孩,最後搞到連老婆都看不下去帶著孩子離開……這些都是電影的前話,

鏡頭帶著我們看他離婚後這幾年的窩囊樣,還是一樣在等待年輕時的才華

再度降臨,去徵信社打工也自欺欺人說是為了找尋靈感,但靈感從沒抓住

也就算了,他連自己只有曇花一現的好運也沒自知,才掙到一點工資,馬

上又在運彩上輸個精光,繼續跟朋友借貸度日。一雙腳到了40多歲,仍不

願踏到實地上來,房租交不了,連贍養費都拖拖拉拉,想打腫臉充胖子卻

又一次次在前妻兒子面前賴皮失信,把能辜負的人都辜負光了。

065208.58007498.jpg

 他寧願在工作時耍些奧步賺外快,寧願給兒子買球鞋刻意弄壞損髒污要

求折扣,寧可探望獨居老媽的時候偷偷翻箱倒櫃找值錢的東西變賣,卻老

大不願意接納出版社的提議替漫畫編故事。他寧願出賣自己的人性,也不

願糟蹋他自詡的文學小說家身分。就像我曾想幫一兩女生朋友她們廢在家

好幾年的老公介紹工作時,她們都跟我說過「算了,他老大還不一定想去

咧」,我問他想做什麼,得到的回答不是「可以帶team的」,就是「電商

大數據分析」這種答案。要是我家有妻小要養,在104上丟200封履歷都石

大海,去加油站、便利超商打工,爬~我也會爬著去幹啊!

 

 電影因緣巧合的讓良多一月一次探視兒子的這天晚上碰上了颱風,大家

都暫時擠在良多老媽(樹木希林)的家裡,良多異想天開對前妻手來腳來

要求復合,又傻呼呼打聽前妻跟新男友上床過了沒!「當然有,又不是少

女時代,而且單憑愛情不可能生活下去」完全死心也覺得沒甚麼好隱瞞的

響子這樣回答,當主角承諾會盡力做好父親責任時,前妻只能無奈感嘆

既然這麼想做一個好父親,為什麼在一起的時候不更努力一些。」

 

063303.42187135.jpg

 那晚,幫兒子跟媳婦求情不果的老媽,大概也看通透了自己兒子的不濟

事,她打開收音機,鄧麗君【別離的預感】的歌聲流洩在這小小住家空間

,歌裡唱著「比海還要深、比天還要藍,要超過如此般愛你,我也做不到

」阿嬤也坦承自己從沒愛一個人比海還深過,當老伴離世,她感傷得

不多,反而是照顧殘弱的老伴一輩子也夠累的了的終於釋懷,原來時候到

了都要學會斷捨離,這段歌詞也成了片名的由來。

 

 颱風過後,又是晴朗的一天,家人間沒有毀壞也沒有團圓,之後的日子

大概贍養費一樣繼續拖拖欠欠,一樣無止盡的躊躇小說題材,老媽還是獨

自生活。不一樣的是孩子以後的人生有了這晚關於父親的記憶,是爸爸在

颱風夜裡帶著他拿著手電筒摸黑探險,父子倆躲進公園的溜滑梯啃仙貝,

然後跟著半夜尋來的前妻一家三口四處尋找被風吹散的彩票…導演給了難

堪的人生,至少還有那麼一點點可以掌握的幸福記憶。

073351.22238001.jpg

073510.13151159.jpg

 我想家庭與成長的記憶是很重要的,就像奶奶樹木希林和良多一起吃自

製的可爾必思剉冰,奶奶沾口水替40多歲的兒子良多擦拭衣服上的咖喱漬

,老家浴缸泡澡時漂浮水上的煤煤蟲,還有最後良多發現父親生前放在當

鋪說會升值的自己得獎的那本書…,是枝裕和電影裡的這些時刻,就像是

致給那些終將被原諒的「給路」父爸(老公)們的一封溫柔的家信。

 

 

 

 

    全站熱搜

    AS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