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r_staat_gegen_fritz_bauer_ver4.jpg

 

 這部跟同樣講戰後轉型正義、追溯納粹年代罪行的《謊言迷宮》有著異曲

同工之處,也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讓人感嘆戰後的德國確實越來越是個有

話可說也懂得自省的社會,同時又覺得這個議題實在是太貼切當前「忘記自

己曾經殺人奪財,現在成天嚷嚷被清算」的台灣政黨政治亂象。原來,轉型

正義這事,離我們並不太遙遠,只是多少因循苟且的人會覺得「都過去的事

了,搞這幹嘛,擺明政治惡鬥」?又有多少覺醒的人知道「這一刻,我們終

於有機會為那些埋在亂葬崗無法說出冤屈的先人發聲,討還歷史的公道」?

 

 改編真人真事的電影,描述戰後追求轉型正義、同時也曾是集中營倖存者

的猶太裔檢察總長佛列茲鮑爾,決心追查當年主導奧斯維辛集中營大屠殺事

件、人稱「納粹劊子手」後來改名換姓避走他鄉的納粹一級戰犯阿道夫艾許

曼。為此,他不惜暗中與以色列情報局合作,誓言替所有受難者討回公道。

劇情中,主角雷厲風行的大動作,惹得依然被舊納粹勢力潛伏其中的德國當

局和司法體系高官階層人人自危,試圖反撲,以通敵罪嫌打擊追求轉型正義

的檢察總長鮑爾。並在當年同性戀尚未除罪化的年代,向媒體舉報鮑爾不為

人知的性傾向,更利用變性歌手設局剪除主角得力的同性戀檢察官助手。

未命名-3.jpg

 究竟猶太裔檢查總長對納粹罪刑的聲討是轉型正義的堅持?還是復仇心態

的偏執?暗中聯手以色列情報局以完全不合法的綁架手段進行跨國逮捕,不

只是叛國的難題更是程序正義與否的道德抉擇?最後以色列片面撕毀跟主角

承諾要把戰犯送回德國審判的約定,對戰犯進行族群報復的控訴,正義跟審

判該由哪個受害者來執行,也令人深思?而主角得力助手因為遭到設局,讓

躲在黑暗中的反動勢力握有他搞GAY的把柄,而陷入為大局著想,還是背叛

有著相同正義信仰的長官,也讓道德兩難的漩渦捲入更多層次的人性掙扎。

 

 《大審判家》在四平八穩,古典而又沉緩的敘述節奏中,給了我們層次豐

富的正義思辨,與人性激盪。

 

未命名-4.jpg

 主角幾段話,像是「我們不應該以森林山脈自豪,那不是我們的成就。我

們不該以歌德、席勒自豪,那是他們的成就,不是我們的。我們只能以自己

做過的好事自豪。」特別值得四五六年級受威權教育潛移默化影響思考的整

個世代的人深思,想想,在「愛國主義」的大旗蒙蔽之下,我們縱容過、犯

下過、深信過、講出過、以為過多少不文明的事情。

 

 他也在電視訪談中告訴年輕人:「能讓我驕傲的並非是寫在法律裡那些漂

亮的句子,而是有勇氣站出來付諸行動的青年一代。」我想,如果《謊言迷

宮》裡的那個有點熱血又帶著理想主義色彩的年輕檢察官,能有這樣一個對

於正義完全沒有妥協餘地、信念話語都鏗鏘有力擲地有聲的老頑固導師來引

導的話,在他逐漸發現自己將面對的是怎樣一個龐大而複雜、選擇集體遺忘

與緘默的現實泥淖時,至少有個定錨的力量,讓他不會走得那樣如履薄冰。

 

 說遠了,電影其實無縫接軌了透過艾許曼耶路撒冷大審紀實討論「平庸的

邪惡(邪惡的平庸性)」的另一部電影《漢娜鄂蘭:真理無懼》。德裔政治

理論思想家漢娜·鄂蘭認為「在政治中,服從就等於支持。」說明當時社會大

多數個體不思考,行政官僚則是奉命依法行政,希特勒的瘋狂就這麼一層一

層讓社會陷入集體的瘋狂,終至推向整個國家的犯罪。

 

 《大審判家》一舉囊括德國電影獎最佳影片、最佳導演、最佳劇本、最佳

男配角、最佳美術設計、最佳服裝設計等六項大獎。導演拉斯克羅曼(Lars

Kraume)用懸疑辦案的糾結敘事,把觀眾帶入歷史事件緊張的漩渦之中,

雖然政治的驚悚感沒拍到驚心動魄,但也像擺脫不去幽靈。用得最好的是主

角佛列茲鮑爾總愛獨自一人拿起黑膠碟播放的柴可夫斯基《悲愴交響曲》,

瀰漫著哀傷的慢板,像是為國族最不政治正確的一段黑歷史,以及其後追求

轉型正義下人性幽微處的心結,奏出鎮魂曲。

 

 

    全站熱搜

    AS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