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72.jpg

 

 講這部鬼片之前,我想來先說說兩個「離棄」的狀況題。見到鬼的時候,怎

麼辦?或者親人一腳已經被鬼拽住,死拉活拉都拖他不出來的時候,怎麼辦?

當我們下意識選擇二話不說拔腿「塊陶」的時候,對留在黑暗裡的親人來說,

難以抹滅的不信任感與不安全感就已經刻在對方心裡了;陷在過往痛苦記憶被

精神身心症狀折磨的人呢,通常就一輩子被回憶與病症挾持,因為選擇放任自

己耽溺在痛苦裡日漸麻痺沉淪,跟選擇與之對抗相較,前者的確是easy

那只是苦了不離不棄始終陪旁的親人,他們死命都要拽住愛人的一隻手、

另一頭無以名狀的黑暗拔河,只因不想看見生命裡最親近的人被疾病徹底吞

 

 撇除《鬼關燈》裡靠著黑暗生存的女鬼黛安娜讓人毛骨悚然的「鬼把戲」,

這個故事要說的,其實就是一個被精神疾病所苦的母親,怎麼拖垮或嚇跑他的

兩任丈夫,怎麼讓長大後的女兒選擇離這個既恐怖又可憐的媽媽越遠越好,怎

麼讓還小的兒子選擇雖然自己怕得要死、不敢關燈睡覺,也要留在家裡守護媽

媽,還有他們彼此關於「你怎麼可以撇下我就走」的怨懟與不信任。

 

69978.jpg

 

 電影故事裡怪力亂神的恐懼,幾乎不是處理民族或社會文化的禁忌與焦慮,

就是處理人心裡的那些不敢面對,以及深層對未知的疑懼,就像是「怕黑」。

用這樣的角度去揭開鬼片的陰風慘慘,就像是驅魔,驅得是心魔;也向是收驚

,讓你看看蛇影原來是杯弓。所以,《鬼關燈》挑動的是「久病無孝子」下

庭成員間的各方焦慮與互相的愧疚,和最後不離不棄與自我犧牲的救贖,再輔

以在「怕黑」上玩出新花樣的「鬼把戲」,用80分鐘的小品鬼片,成就了一隻

足以影史留名的女鬼「黛安娜」。

 

 「她」代表是母親的精神病史與第一任丈夫或者逃離或者被拖垮後導致她難

以控制的病情,「她」以母親年輕時在精神病裡認識的閨密病友的方式出現在

塵封的檔案裡。所以媽媽病得越重,鬼就鬧得越凶!我們看見母親一面放棄可

能帶來各種痛苦禁斷症狀的治療,只為了不想讓親愛的家人無法忍受,一面又

苦苦哀求「黛安娜(病魔)」纏著我就好,不要危害她的孩子。就像文章前段

說的,《鬼關燈》的母親是個被病症「挾持」到出現斯德哥爾摩症狀的人質。

70355.jpg

 創造《奪魂鋸》、《陰兒房》、《厲陰宅》的新一代恐怖片開山怪,詹姆斯

溫,從以「誰在那?」的恐怖短片競賽中,海選出了新銳導演大衛桑德柏格,

把短片中愛在燈光一開一關間玩一二三木頭人遊戲的「調皮鬼」,和她挑戰

怕黑、杯弓蛇影又創造那種會飛得蟑螂突然驚悚張力十足網人臉上衝過來

「鬼把戲」,賦予了全新的恐懼意義與角色背景。讓她成為一隻因為皮膚病

光、在精神病院被強度光療照到灰飛煙滅,進而靠著電影裡母親身陷精神病

的回憶,重返陽間,躲在黑暗中作亂的女鬼。

 

 我們可以選擇去戲院瑟縮在位子上,看燈光明滅之間電影大玩特玩嚇人效果

的鬼把戲消暑;也可以想想電影其實處理了人們害怕親人久病的焦慮,是否也

閃過負面的、自私的想法?心神是不是間接地因此被拖進陰暗的情緒裡?我

怎麼面對?怎樣才能救贖?

 

---

(延伸閱讀)

讓我們來看看當初那部從恐怖短片海選中脫穎而出的影片吧。

 

 

    全站熱搜

    AS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