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431.57347580_1000X1000.jpg

 

 這是一部從劇情到情緒都難以歸類的電影,硬要說的話,它就是一場「噩

夢」。故事沒有全知觀點的主線,我們只能跟著調查凶殺案的警察主角依樣

地在六神無主裡摸索,才剛要往懸疑推理去,突然畫面就出現薩滿還巫毒之

術驅使的殭屍,當畫面交叉剪接著開壇鬥法驅魔的劇情時,最後他媽的又變

成了考驗信仰與人性的宗教電影,就像《大法師》考驗著驅魔神父的信念那

樣。

 

 電影的氛圍讓人想起《殺人回憶》,一樣在黑雨時停時下的小山村泥濘地

裡,找不到兇手,而且誰都走不出去恐懼與疑慮、謠言與憤怒,不斷交互感

染的結界,就像被困在《沉默之丘》。有人跟張孝全演過《失魂》被奪舍附

身,同時電影又用《茅山鬥降頭》的巫毒鬥法奇觀來故佈疑陣,讓故事沒有

明確的線索與反派,讓人可以奮力一擊,所有懼怕與反擊都像打在迷霧裡。

角色們從一宗宗滅門懸案、一段段噩夢預兆,到驅魔,最後走入集體心理

毀的魔幻寫實之地,大家都在壓抑住理智不讓自己徹底瘋狂,但離伊藤潤

漫畫裡心靈與形體一起扭曲變形的世界,真的只有一線之差了。

 

574258-XXL.jpg

20160503144516_34.jpg

96c00036993ad80c2db.jpg

 雨夜中披頭散髮站在窗外瘋婆、滿臉碳黑吊死在樹上屍體、被巫術驅動的

殭屍瘋狂從村民臉上撕咬下一塊肉、、門廊上掛著不知名的草藥籽子枯成一

粒粒的小骷髏、中毒後在醫院突然全身痙攣暴斃而死的病人、被邪靈附身的

女孩撕心裂肺的哭吼和讓人不寒而慄的殺意,一幕幕驚心動魄的血腥邪魅

危險暴戾,讓人感到黑暗之中有一種超自然的存在把魔爪伸向每一個人。

 

 如果硬要說出一個觀影的主線,其實不是找誰是鬼(反正導演在故事裡總

是讓邪惡不斷轉移,藉著敘事剪接手法,讓我們跟著主角一下懷疑是A在搞

鬼,一下又懷疑是B在誤導他、一下又覺得好像是C在作怪…,最終不知道

該不該去相信?誰可以相信?),反而是當警察的主角從信念動搖、顛覆、

重塑到毀滅的人格轉變。

 

 原本對宗教嗤之以鼻,性格又孬又廢的警察主角,等到最後惡魔附身他女

兒身上後,脆弱的信念與人格整個崩毀,變得遇神殺神鬼擋殺鬼,而且對巫

師言聽計從百依百順。人在痛苦絕境時,就是像這樣會慌亂地想抓住一根繩

子當作救贖。但萬一那根繩子不是上帝放下的救命索,而是惡魔的魚餌呢?

電影不斷出現「垂釣」的意象,開頭也從串餌放線釣魚開始,當主角問巫師

為什麼是自己女兒受害時?巫師也說「釣魚的時候你知道會釣起什麼嗎?」

隨後,巫師更曾輕輕說過一句「這個傻瓜竟然咬住了魚餌。」當主角問巫師

是不是日本人幹的?巫師也順著他的話說,日本人不是人是鬼。人一定會想

為混亂與憤怒理出一個頭緒,只要順著他的懷疑,隱隱約約暗指一個疑兇給

他,他就會毫不考慮地殺上去。

 

112832.37366381_620X620.jpg

 拍過《追擊者》、《黃海追緝》的導演羅泓軫,從片頭引用聖經、劇裡掌

心無來由穿洞流血的聖痕等等意象,加上六神無主的主角為了女兒被惡魔附

身病急亂投醫的求神問卜劇情,「把問題(魚餌)拋向觀眾」,想讓人想的

也許不只是宗教,更多的是信仰,或者更切確地說是「你信你自己的判斷嗎

?」特別是在這一場宛如醒不來、詭異漫長的噩夢結界之中。要不然就是

會在散場時幹譙一句「剛那一個半小時裡,我他媽到底看了什麼鬼啊?!」

 

---

延伸閱讀

《追擊者》棋差一著卻又猛咬不放的追兇獵人

 

    全站熱搜

    AS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