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2007.20183212_1000X1000.jpg

 七月一日香港回歸周年,杜琪峰的銀河映像用三大賊王合體的《樹大招

風》跟維多利亞醫院風雲的《三人行》,一黑一白兩部片,為將盡快二十

年的回歸,也為差不多跟九七同期「銀河映像」這一個字頭的誕生,藉著

大銀幕的鎗火爆破,大肆「慶祝」了一番。

 

 作為「北上」發展的電影人,杜琪峰的警匪電影卻總是能看出他身在強

國心繫港島。敢把故事舞台設定為一家叫「維多利亞」的醫院,就知道真

正的主角是誰。還把門關起來,讓被困在這個「封閉空間」的所有人,只

能靠電視新聞和電話對外溝通,想追查真相的記者卻被拒於門外。花了中

資大把鈔票,意有所指地拍出香港時局困境,隱晦地給香港做一次「開腦

」手術。即便影像已然跟過去在觀塘時期的銀河風格有點遙遠,情懷依然

讓人動容。

 

115616.11859693_1000X1000.jpg

 醫院裡的「病人」,各個因為「我17歲就來香港」努力融入成為專業菁

英的醫生趙薇自認手術過程無瑕疵,導致開腦的昏迷、癱瘓的鬧自殺,裡

頭最清醒的反而是「精神病人」盧海鵬的角色,不時唱起「邊個話我傻」

的歌,他似乎最懂得人生真諦,始終有吃有喝有拉有尿就開心(香港精神

果然務實)。但趙薇這角色早就跟大家同坐一條船,如果船沉了(醫院被

炸了),她也不能獨善其身。

 

 警察古天樂以執法之名企圖滅證、護「自己人」的心態,其實《PTU

動部隊》杜Sir就透過任達華的嘴說過:「穿上制服就是自己人。」現時此

刻再說警察是好人壞人也沒意思了,他們只是聽命的棋子,必要的時候還

可能是上級的棄子,能互相cover自保求存已屬萬幸。所以《無間道》之後

有《寒戰》,從內鬼攻防升級到管理階層派系之間的政變、奪權和鬥爭。

 

 反而腦緣中槍被銬在床邊的匪徒鍾漢良,高雅得不像話,像個舞台劇裡

哲學家預言者一樣,引經據典的點評警察的心懷不軌、醫生的執拗與專

業倫理,挑撥出縫隙,讓他那票吹著莫札特第十三號小夜曲(G大調)作

暗號的「口哨黨」有餘裕,扮成傳道士、律師和電子新貴,進醫院大開殺

戒。

094939.64030519_1000X1000.jpg

 

 電影的兩場重頭戲,一是開腦,二就是這場口哨黨在醫院大開殺戒的10

分鐘一鏡到底的「真慢動作」槍戰,此起彼的死傷者像滿天飛絮般在鎗火

四射裡留下滿地狼藉。上百演員受兩個月肢體訓練,在杜Sir調度下以緩慢

動作演出。同樣把槍戰當舞編,沒《槍火》的極簡冷冽,卻另有一番大眾

化的視覺娛樂效果。只是商場換成了醫院,古天樂舉槍,趙薇執刀,鍾漢

良用對白當武器,警察以權謀私掩飾執法過錯,醫生因醫療糾紛導致信心

危機卻偏要證明自己沒錯,匪徒機關算盡密謀完美逃亡,最終害得醫院裡

所有人遭受池魚之殃。

 

 就在這場子彈紛飛的鎗火爆破之中,妻子緊緊握著腦死的丈夫之手,成

為大亂裡最安靜的一隅。而混亂中翻滾下樓梯的想自殺的癱瘓青年,卻神

蹟般站起,那魔幻的一刻,醫者與患者彷彿一起得到新生。槍戰中,響起

王苑之翻唱羅大佑【之乎者也】的歌聲,請林夕將歌詞中的「祖先」改寫

為「老師」:「很久以前,我們的老師都曾經這麼說,現在聽聽,我們的

青年他們在講什麼,但他們要想想,到底你要他們怎麼做」這難道是杜

Sir開給維多利亞醫院裡的人們的一劑藥方嗎?

 

 當然,也因為是中資,電影有了一個很不銀河卻很合拍片的結尾,壞人

有宿命的惡報、行差踏錯的警察必然要「認錯」。多麼希望,它跟《奪命

金》一樣,分別拍出給中國審查制度看的,以及拍給銀河粉絲們看的,兩

種全然不同Ending啊!

 

---

延伸閱讀

《樹大招風》97前「下流賊王」的最後一搏

 

    全站熱搜

    AS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