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百日告別」就算擺了烏龍,也可以很動人。

BODY.jpg

 

 香港管那種大家圍坐桌邊或著手拉手,或帶著身故親人衣物開壇作法把亡

CALL上來附身與生者對話的靈媒,叫「問米婆」。初看《通靈診療室》的

電影介紹,還以為會是部波蘭版的「問米」,透過懂通靈的治療師與鬼魂對

話,幫助個案超越心魔的故事。結果電影演的,是如此,但卻也不是如此。

 

 男主角是去兇案現場相驗屍體的檢察官,看屍體和面對死亡就像家常便飯

一樣的淡漠麻木,包括對妻子的離世盡其所能的「冷處理」;他年紀二十歲

上下的女兒,自母親死後,把精神與身體就困陷在厭食症裡面,像是在對父

親刻意「冷處理」母親亡故的事做無聲的抗議。另一條線,是因為喪子經驗

,意外「啟動」了通靈能力的獨居女子,白天她是療養院附設團體心靈活動

的治療師,晚上她是讓亡者附身寫信與生者溝通、給予慰撫和讓人好好放下

傷痛珍重道別的「問米婆」。

 

 電影裡可以看見治療師和向她求助的人們,在分享會上,描述自己透過各

種形式或主動或被動地接觸了逝者們,經歷了一趟「百日告別」。而這對對

鬼魂之說「將信將疑」冷戰中的父女,也因為劇情的牽引認識了號稱有通靈

能力的女治療師…。

 

 

 三個遭遇親人死亡的角色,這一夜點起蠟燭圍坐桌前,試圖召喚深愛的妻

子、母親上來說說話…,我們等不到降神附體的畫面,只看到折騰一夜老爸

都打起哈欠,女兒也一臉莫名其妙,通靈師屢試不靈又掛不住面子鍥而不捨

的滑稽畫面。

3cb573062c5619c2.jpg

 天亮了,在鼾聲大響的畫外音中,老爸揉開惺忪的睡眼,看著對桌楞楞的

女兒,你看我我看你,原來鼾聲是熱心的女通靈師發出來的。這一幕,父女

先是面面相覷,互相覺得好蠢地發噱偷笑,笑著笑著又流出了眼淚。原來,

「思念是一種很玄的東西」,窗外陽光照耀進來的明亮暖意,把整部片的陰

鬱一掃而空,我們突然都懂得了刻意的冷漠原來不是真的無所謂,而是害怕

思念潰堤;也懂得了對身體的折磨厭棄不只是無聲的抗議,而是我也很想她

最後這一場不知道該說是失敗,還是算烏龍的通靈,原來誤打誤撞的也能

拯救、治癒、和解兩個因為失親而乾枯的心靈。

 

 這部《通靈診療室》,就像《百日告別》,也像分作男生女生兩個版本拍

的《因為愛情:在她消失以後》以及《因為愛情:在離開他之後》那樣,

出了不同人痛失親人後各自不同的情緒處理方式。有的人搭上飛快的列車要

逃避他所思念的一切,有的人且行且走又捨不得地頻頻回首,有的人在酒精

在自虐裡面麻痺自己…,但一切被誤會做無情有情的表象,歸根究柢起來,

是不是其實都是放不下又不忍面對的思念?

 

--

(寫在後面)

 鏡頭好幾次在這對父女生活的屋子裡營造出了鬼影幢幢的緊張感,以為厲

陰宅、陰兒房的厲鬼還是伽椰子什麼的,下一秒就會突然從螢幕的暗角裡撲

出來,結果推開門打開燈後,卻讓人差點噗哧的場景。

68751.jpg

 電影的英文片名叫「body」,鏡頭也凝視著各種各樣的肉身,厭食者的,

死不透的,死狀可怖的、陰魂不散的、有魂無體拖著贅肉的,還有腦海中亡

妻垂奶皺皮但卻充滿歡愉回憶的身體…,各有形態,就像我們各自選擇了用

不同的態度去乘載生死、苦難、悲傷與思念,在人海中踽踽獨行。

 而我也同樣喜愛導演把城市、房間裡極細瑣敏感的現場音都收進電影裡,

功用不單是創造疑神疑鬼的鬼片感,還外化了人物心理所處的一種空虛感(

我們的聽覺,不也都是在輾轉難眠的失眠夜裡,被很神奇地極限放到大無可

忍受的嗎!)

---

延伸閱讀

《因為愛情》怎會突然忘了我還在愛著你

 

 

    全站熱搜

    AS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