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NGERGAME4-2.jpg

 

 拍了好幾十年的青少年起義的反烏托邦電影(或者說惡托邦電影),不知道

哪時才會拍煩拍膩。比較一下發現,人家歪果忍的少男少女成長故事總是發生

在虛擬戰場,跟我們那些年像放在溫室裡的小時代校園放在一起,就像兩個沒

法逾越的世界。這點,中國務實許多,鬥爭的基因到了大國崛起的時代,青少

年都在比賤、比婊的一股勁在炫富跟撕屄;日本更直接把社會的競爭跟大人們

對青少年的世代仇視,搞成血肉橫飛的水手服大逃殺。

 

 雖然講傅柯提出在當代生活中無所不在的「異托邦(heterotopia)」空間比

較潮,但還是反烏托邦的電影比較好拍。要理解反烏托邦玩甚麼把戲,可能得

先知道烏托邦。其實咧…烏托邦(utopia)說的就是禮運大同、理想國、香格

里拉、桃花源的那種世界,拿到現在就是習大大那套和諧社會的「中國夢」。

反烏托(Dystopia)的故事,從赫胥黎的【美麗新世界】、喬治歐威爾的

1984】,和俄國作家米爾親【我們】,這三部開先河的「反烏托邦三部曲」

始,構築出人類為追求理性掛帥的紀律、和諧、幸福或效率的烏托邦,進而

變體制,最後卻被體制逐步抹滅人性、把生活低限到生存等等始料未及的結

主導這一切的就是亞當史密斯【國富論】裡那隻「看不見的手(invisible

hand)」,不論是透過資本主義機制或者社會主義手段。在《飢餓遊戲》裡的

那雙手,就是宛如娛樂大秀的生存遊戲直播。

 

 回到《飢餓遊戲》系列,統治者用「區域競爭」來轉移「對統治圈壓榨的不

滿情緒」,高度呼應了現實中政治人物用各種城市競爭指數、幸福指數的排名

,或者台灣又輸韓國新加坡多少,來轉移人民對不管是都城還是天龍國還是高

級外省人或者是馬政府的不滿。只是電影裡丟進「區域競爭」裡獻祭的不是縣

市首長,開戰的也不是南北鄉民,而是一個個青春的少男少女。代表十三個行

政區的青年們,每年在直播生存遊戲裡互相殺得你死我活,每個區也沉浸在為

「某某區之光」集氣加油的年度大秀裡,麻痺了對階級壓迫與體制不公的感受

;光靠戰鬥還不夠,宛如實境秀裡被精心包裝過的年輕戰士們,還得上談話節

目讓主持人採訪八卦跟一身的時尚,活像【乾隆來了】【大洨生了沒】,……

讓人民在娛樂中忘了怎麼起身反抗。不得不說在類型電影中,《飢餓遊戲》與

現實充滿聯想空間的設定,的確比一些把惡托邦體制設定的莫名其妙的電影,

高明許多。

 

 當然,青少年的戲無可避免的要處理感情煩惱:「揪竟是青梅竹馬的老鄉好

?還是遊戲裡假戲真做,最後生死過命的鐵戰友?」女英雄凱妮絲(珍妮佛勞

倫斯)最後的「真愛大抉擇」,反倒比推翻暴政還搶版面。結果,本來沒沒無

聞守候愛人歸來的老鄉好,終於有機會在新政府實踐抱負,他選擇了事業;而

跟女主角一樣厭倦飢餓遊戲跟政治遊戲的鐵戰友呢,他們則是一起選擇了愛情

。此一時,彼一時,價值觀相同的人總是比較容易走在一起。

 

1366001875_7554_21.jpg

jennifer-lawrence-sera-dans-le-prochain-hunger.jpg

 在女英雄高喊完「Turn your weapon to the Capital」後沒多久,兩三槍一聲

轟隆把主角炸昏,一朝醒來就變天了。原來高喊解放人民,不過是是另一場混

淆視聽的權力遊戲,終歸是一個權力者取代另一個權力者。「又是一個東方不

敗」的劇情,在反抗軍首領科因跟都城大總統斯諾身上又演了一回。原來被當

樣板宣傳的青年救世主情侶檔,只能退隱江湖去過幸福快樂的日子,畢竟「阿

爹不相信漢人。」革命需要英雄,但新政局裡最不需要的是功高震主、可能會

左右民心的第二顆太陽。好在,珍妮花的驚天一射,就跟她每次被炸昏醒來之

後劇情場景就被快轉一樣,一箭規避了改朝換代的宮廷大戲。

 

 雖說是終極篇,但聽說獅子門影業老闆正考慮開拍前傳,所以這次的亮點可

能不是遊戲結束,也不是情歸何處,而是飾演「臥底」的演員菲利浦霍夫曼,

最後的謝幕。

1204887062.jpg

 

 

 但無可否認的,飢餓遊戲系列除了精彩的機關陷阱、青少年互砍的大逃殺跟

通俗的三角戀情之外,貧窮區人民黑白灰美學的「共產裝」,對比都城裡一部

驚人死不休的「T台行頭」,都極具視覺感染力。上世紀七八零年代由西班牙

建築師李卡爾多鮑爾菲受烏托邦思想影響,在巴黎東郊大諾瓦西區(Noisy-le-

Grand)蓋的後現代建築群,也因為它創造出鋼筋水泥帝國的超現實感,而成

為《飢餓遊戲:自由幻夢終結戰》戰場,攝影師羅倫克洛南塔爾就在這群建築

群中完成了套叫做【未來紀念品】(Souvenir d’un Future)的拍攝計劃,看著

照片,彷若進到好幾部反烏托邦電影的場景裡,人顯得渺小,而代表威權與體

制或秩序的建築,則無比的巨大。再對照去年巴黎的恐攻與德國的難民潮,與

現實不期而遇的,還有電影場景之一柏林舊納粹機場  Tempelhof現實中同樣

擠滿了不知當中有沒混入IS聖戰軍的經濟型難民。在反恐與難民議題上、在

級或勞資或年金改革上…在不同的議題裡,每當「兵臨城下」的時候,我們

實可以想想,自己究竟是都城裡的那方?還是十三區聯合革命軍的那方?

 

---

延伸閱讀

攝影師羅倫克洛南塔爾在巴黎東郊大諾瓦西區(Noisy-le-Grand)後現代建築

群的攝影計畫作品【未來紀念品】,有機會去巴黎,別忘了去這裡看看。

144429334554867600_a580xH.jpg

144429385977497300_a580xH.jpg

144429356673555200_a580xH.jpg

144429355068548100_a580xH.jpg

144429407297236200_a580xH.jpg

144429349455288700_a580xH.jpg

 

 

 

 

    全站熱搜

    AS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