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TF_TeaserPoster  

幾齣爆裂的警匪片後,林超賢拍起運動競技,還不是《少林足球》那種特效掛的勵志片,

而是血淚與酣暢笑意交織,打真軍的拚勁、那種夢想不會逃跑,只怕你中途放棄的片子。

他說《激戰》打出中年最後一搏的燦爛後,難免想青春一下,不然就要去拍《桃姐》了。

 

所以林超賢拍了一部年輕人追夢的《破風》,在 touch 夢想的路上難免迷失或走火入魔,

但青春就是跌倒了照樣能爬起來,暴雨驕陽下照樣向前衝,打不死我的都將使我更強大!

是了,「變強」就是這類少男運動故事的主題,不管是漫畫、小說、電影還是其他創作。

所以我們在彭于晏身上看到了混搭流川楓、櫻木花道的天才、還有自信爆棚的主角設定;

竇驍,則擔當了迷途後重拾「教練我想打籃球」熱枕,苦幹實幹才能追上主角的三井壽;

故事裡還少不了一座擋在主角眼前的高山-仙道,帥炸的賽場王者,除了始源還能有誰!

這類角色設定,從【灌籃高手】、【頭文字D】到老電影《火戰車》都有類似的影子。

 

bubblingover

 

雖是運動競技故事,但林超賢「單車道」的切入點,卻有別於賽車片的鬥快衝線拚第一,

他鏡頭下追焦的,是為衝線主將開路卡位、減低風阻的 KING MAKERs:破風手的想法,

作為破風手所付出的汗水心血絕不比衝線主將少,可是聚光燈永遠只屬於台上的衝線手,

因此他們更要面對「為什麼站在台上的不是我」的漩渦與心魔,突破了,才能破風而出。

 

《破風》幾乎靠著一場場比賽的半紀錄式拍法串成,其實跟【灌高】【頭文字D】很像,

角色們的賽道風格、性格盲點、挫敗低潮、奮力破繭,都在壓榨意志極限的賽事中成形。

迴旋空拍青綠的高雄與花東公路、近景追拍上海外灘的亮藍、酷熱躁黃的騰格里沙漠…

山川壯麗的啷景、高速分鏡的近身追拍與第一人稱特寫間,激烈切換出賽事的風馳電掣,

更拍出選手間的明爭暗鬥,與團隊車輪戰裡衝線手與破風手近乎警匪槍戰片的走位突圍,

加上時不時的變速齒輪咔嚓作響、車道兩旁觀眾喝采的模糊身影、山路致命的地形障礙、

和犁田的皮開肉綻…這些畫面所堆疊出來的競技實感,絲毫不比槍林彈雨的動作片遜色!

可惜空拍機畫素在大銀幕上實在慘不忍睹,錢都花了,怎麼不找《看見台灣》的齊柏林?

 

fx_fphk29984528_0050

 

雖然試煉的是心魔,但《破風》不是《魔警》那種闇黑修羅道,而是陽光爆棚的正能量。

尤其前三分之一在台灣那段,主角們就像一班中學生,總是帶著笑容去做自己喜歡的事,

但當離開校園走進殺戮戰場似的成人世界,不得不被逼著加速成長,也必然產生陰暗面。

彭于晏執著勝負的暴走失控,老實的竇驍也貪慕虛榮誤入歧途偷打禁藥、淪落地下黑賽…

看著彭于晏和竇驍,兄弟失意追上去在雨中撐傘、為兄弟下海參加黑賽的「基情」四射,

港產動作片的兄弟情義傳統,也成了主角們一時失落、走火入魔時依然熱血明亮的希望。

 

你甘心為我破風,我情願以主將之姿引戰對手主將,讓你最後一刻成為意外的衝線冠軍,

印證「取是能力,捨是境界」論述,也在大海前比游泳誰輸了誰請吃飯的大男孩遊戲裡,

拍出比愛情還美的基情!真的,比王珞丹那段兩男追一女的愛情美多惹,那段刪掉也行。

 

當然,林超賢還是有落力拍愛情,彭于晏夜裡在室內賽道陪王珞丹調整呼吸,也挺動人,

比起來,木訥的竇驍追女孩的招數,只能說「把咩,不是花前月下請客吃飯呀」小夥子。

 

不得不佩服彭于晏,從體操、手語、格鬥、南拳、競速單車,每拍一部片就練一項本事,

明明靠臉就能吃飯啊!每次看他揮汗如雨的笑容,就知道他超享受這種體能炸裂的折騰!

看完真有一股衝動想牽車殺上大屯主峰,但才騎到士林夜市就不爭氣的轉進去吃宵夜惹。

這就是為什麼人家彭于晏是為夢想而戰、氣動山河的破風,而我只能巴豆椪風了(攤手)

 

---

(延伸閱讀)

burnit  

    全站熱搜

    AS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