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ffiche_automata_01  

2014年安東尼奧班德拉斯的拍了一部「機器人啟示錄」類型的科幻片《奧圖瑪塔》,

這片大陸譯作《機器紀元》它在雄影上映後,接著再網上流傳的過程,都很靜悄悄,

就跟它整部片的基調一樣,裡頭沒有人機對決劇情橋段那種炸翻天的煙硝砲火四射,

只有無盡的陰鬱沉悶與安靜,跟最近熱鬧上映,連番爆破的《成人世界》對照觀看,

其實兩部片都充滿了科幻的反思與哲思,只是一個用爽片包裝,一個徹頭徹尾悶片。

 

《奧圖瑪塔》受限預算沒有大場面,只能用沉緩的節奏描述人類生存環境面臨漠化,

同時人類心靈也走向荒蕪的末世場景。城市裡頭總是陰雨綿綿、要不就是霧霾滿天。

陪在淪為流浪漢的主人身邊的機器人,拖著殘敗老舊的機體,幫主人拿著杯子起討。

而有的沒有主人或主人死去的機器孤兒,則被白目的人類在街頭恣意的攻擊、霸凌。

 

automata-A_03371_rgb   

工程師安東尼奧班德拉斯在待修復的勞工機器人身上,發現它有覺醒的自我意識」

他進而想尾隨這個不知道要往哪去機器人,去找出到底是誰,讓它「AWAKE」的。

螳螂捕蟬黃雀在後,緊跟在安東尼奧身後的,則有機器人公司派來的變態獵手團隊,

這群人光看機器人躲街角自我維修,都覺得「像活的」機器人很噁很病態很不蘇湖。

 

《奧圖瑪塔》裡,覺醒的幾個機器人,在被公司獵手的追殺下,跟狗一樣邊躲邊逃,

想逃出「沒有希望的」人類築起的高牆,出走到荒漠盡頭,找尋他們的「應許之地」。

追查機器人覺醒真相的工程師安東尼奧也見證到人與機器,誰的「情操」鼻腳高尚:

很不幸的結果是機器人在不得傷害人的「原則設定」下「Thay are better than us.

跟著工程師的眼光看著那些木納又悶著頭走進荒漠的機器身影,似乎它們才有未來;

轉過頭去看到自困高牆裡苟活的人類,好像才是沒甚麼前途、也沒甚麼好活的一群。

 

跟充滿緊張刺激、溫情與希望的《成人世界(超能查派》那種成人童話的感覺相較,

《奧圖瑪塔(機器紀元》相形下是沉緩且充滿悲觀文藝情懷的人類處境的哲學反思。

《奧圖瑪塔》的機器人也沒《成人世界》裡的機器人主角chappie那麼的活靈活現,

它們只是秉著還懵懂的AI和木訥的語言跟肢體,拖著被人類打傷的主角在沙漠走著...

 

automata_27  

在告別安東尼奧繼續前行那刻,曾被他修復、還心動共舞過的性愛用「機器人,

摘下人臉面罩,跟夥伴一起前進,它們要去的地方再也不需要靠「人臉」來「擬人」

它們覺醒的AI並不引導它們「想要成為人」,而是讓它們自覺「機器人就是機器人」

 

在《奧圖瑪塔》悲觀的「機器人啟示錄」故事裡,人類將成為地球的過去,

那些愣愣的機器人,才將要在這片末世的荒地上,開始它們的「機器紀元」。

 

然而,電影終究還是要給身為人類的我們,在絕望中有一絲絲希望。

沒有意外的,不是一片大海,就是一個新生命小BABY的誕生。

automata  

 

---

延伸閱讀

chappiebanner  

    全站熱搜

    AS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