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812.51699354_1000X1000  

 我著迷於鏡頭在爵士樂排練室裡一幕幕特寫奏響樂器的雙手,不論景深深淺都充滿

美感,光看靈巧的手指在精巧的管樂音鍵上把按、在鼓面顫速的敲打、在低音提琴

弦上的撥弄…還不用進聲音,就已經能在腦中響起慵懶、狂放、酷派、酸冷、咆勃

、搖擺的即興節奏。這是光畫面就能奪人的主題,更甭說導演花多少心思讓剪接風

馳電掣跟上爵士一起炫技!但這只是附加,《進擊的鼓手》的核心節奏卻是師生間

近乎SM 的「玉不琢不成器,人不瘋魔不成活」。

 

完全不同於《放牛班的春天》《春風化雨》《心靈捕手》《王者之聲》導師角色的

循循善誘;陶比版蜘蛛人的報社老闆JK西蒙斯在《進擊的鼓手》裡演的導師,無所

不用其極地挑戰觀眾跟主角的心臟強度!

 

這位美國首屈一指的音樂學院爵士樂團鐵血教頭兼暴君指揮,一出場就展現他跋扈

粗暴、苛刻至極、霸氣逼人的氣勢。每個音樂學院的學生都知道,他有看透人資質

、點石成金的能力;但他們更知道,只要達不到他的要求,他下一秒就能把人當眾

罵得狗血淋頭、遍體鱗傷、一文不值,把當初招攬你時溫柔關切套到的隱私,當眾

拿出來羞辱你,甚至動手呼巴掌、拿椅子砸人、開除你、讓你在音樂圈混不下去。

所有學員彷彿都得了「斯德哥爾摩症候群」,恨他怕他詛咒他,卻又因為他喚起

自身對藝術瘋魔的執念與成名的渴望,而離不開他這個音樂暴君的陰影,期待得到

的欽點與肯定。

 

那個牆上貼著「If you don't have ability, you wind up playing in a rock band(少壯

不努力,老大玩搖滾)」非要在爵士鼓上打出個名堂的男主角安德魯也是。

 

DRUM  

這部片不走傳統音樂勵志片或心靈導師片那套。JK西蒙斯的教育理念信奉的是「在

所有語言的詞彙裡,沒有比『不錯』兩個字更害人的。如果我告訴他,你很不錯,

他會回去跟親友說老師誇他好,甚至覺得自己真的很好,從此他就不會再往前一步

。」「我就是要搞你,被我搞死了,就說明你不是這塊料;要是沒死,你就是偉大

的大鳥查理帕克,而我,就是調教出查理的喬瓊斯。」特別是樂團裡的小號、薩克

斯風、琴手可以有首席二席三席,但鼓手只有一個。JK就一次找了包括男主角等三

個來備選,不行你就下去翻譜或到一邊當備胎,能上場的核心鼓手,就只有一個,

鼓手間的仇視跟壓力也因此隨時瀕臨爆炸,甚且整團熬夜等拎北從你們三個裡磨出

一個能跟我的指揮誤差不超過0.001秒、能飆出400擊的傢伙,撿剩的就滾回家哭哭

吧你。

 

但安德魯跟JK西蒙斯的角色,都不是正常人,一個是甘為藝術入魔、變得偏激、不

惜犧牲一切甚至不顧性命也要上台的少年,一個是偏執狂妄的惡魔。在電影風狂雨

驟,滿是汗水、鮮血、衝突、樂器、快速讀譜的凌厲剪接裡,少年鼓手硬ㄍㄧㄣ上

400擊的顫打磨出鮮血餵飽鼓面,為了登峰造擊獻祭靈魂,你仿佛都能感覺到鼓棒

與淌血的指節,為了操破極限所磨擦出的煙焦味。《進擊的鼓手》簡直可以說是爵

版的《黑天鵝》。

 

01300000711210126045224094960  

 

逼到最後一步的懸崖邊,這個魔心難測的JK西蒙斯還要把男主角推下去,讓他永不

翻身。不管是為了報復男主角舉證他不當管教害學長自殺,還是這個魔鬼導師對男

主角的「終極試煉」,結果都歪打正著,讓被挖洞摔下去的男主角在「認命回家哭

哭」跟「拎北豁出去跟你拼了」之間選擇了後者。當男主角帶著悲憤交集的怒火回

頭再坐進爵士鼓位,我彷彿都能自己幫他OS:「幹拎娘咧,你他媽當著滿座音樂圈

大咖的演奏會上,用跟說好的不一樣的曲目坑我,我他媽就用從你修羅道裡練出來

的鼓技,回敬你個老魔頭。這次等我cue你,看你的樂隊跟不跟得上我的鼓聲!」

 

電影就在兩個為藝術瘋魔的狂人相互對峙、共振出的即興爵士最癲狂、最魔幻、最

高潮的那刻,嘎然而止!你看不到台下觀眾近景的煽情臉孔與如雷掌聲,兩個魔鬼

鬥到最燦爛、最忘我的那刻,就是即興爵士的絕對境界。就在幾乎沒有一刻可以喘

息的電影終於結束後,不禁讓人設想:這樣極端的激將教育,是苦口良藥?還是致

命毒藥?他葬送多少有潛質的少年的夢想與才華(甚至生命)?才成就了一個瘋子

的破繭而出? 

 

    全站熱搜

    AS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