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42

有沒有那麼一刻覺得「什麼都無所謂了」連自己都認為「這人生一點都不值得活」?

有沒有那麼一刻覺得困惑,想試著完成一趟壯遊、戒除一個東西…讓自己重獲新生?

 

當相依為命的母親罹癌過世,一無所有的女主角,在毒品、濫交裡崩解、放棄自己

電影裡女主角選擇了1100英哩的太平洋屋脊大縱走(The Pacific Crest TrailPCT

瑞思微絲朋的雙腳走上海拔四千公尺的山脊,橫越了25座國家森林、7座國家公園,

從莫哈韋沙漠、紅杉林國家公園、土歐魯米草原、到胡德山和瑞尼爾山的火山地形、

走過火山口湖原始森林,最後到達眾神之橋,為的就是「想變回媽媽心目中的我。」

踏上旅程尋找自我的精神,像《享受吧一個人的旅行》,但瑞絲薇斯朋的是克難版;

而不斷閃現回憶裡的心魔與傷痛在內心拉扯的跳躍式剪接,又很《阿拉斯加之死》。

 

電影改編自暢銷女作家雪兒史翠德(Cheryl Strayed )以自身經歷撰寫而成的小說,

《藥命俱樂部》加拿大導演尚馬克瓦利執導,他讓這段旅程有了無比真實的呈現。

扣除不斷法可幹嘛自討苦吃!好想他媽回去吃牛排上網!幹!這世界他媽還有人嗎?

當我們獨自一人走在天蒼地闊的路上時,我們所擁有的除了行囊之外,就只有回憶,

你「被迫」只能跟或者苦不堪言或者從來不想面對、也許甜美也許遺憾的回憶對話。

這跟《刺激1995》被獨囚的安迪一樣,莫扎特跟希望在他心中,獨囚的他並不絕望,

但若是我們帶在心裡的是困惑、苦楚,那麼在的路上伏擊你的,就是你心裡的魔障,

最後不管是你戰勝、和解,還是撫平,終究必須找到一個安置它或與它共處的方式,

找到了,你就克服它了。找不到,也許你就放棄這段征途,回到你渾渾噩噩的生活,

又或者,也許在路上你就被它吞噬,然後死在途中,放棄了自己、放棄了這條爛命。

 

fx_fwen12305051_0007   

作者雪兒史翠德曾在接受專訪時這麼說過:

『在「會碰上危險的回程」與「可能會碰上危險的去程」間,我只能選擇繼續往前』

伸頭縮頭都是一刀,讓人領悟複雜的人生其實簡單,只能硬著頭皮 Keep Walking。

 

那走完一趟,就天下太平了嗎?抱歉,謀摳伶,現實本來就不是光靠逃上山能解決。

別他媽天真了,現實的問題還在而且沒完沒了,搞不好一趟下來你口袋只剩下兩毛。

這一趟得到的不是解答,而是解答問題的能力,不管那叫勇氣也好、開展視野也罷,

也許更加認識自己,或擁有全新角度,讓人多少能坦然面對攤在眼前的這一個人生。

就像女主角登山口留言簿寫下的「如果你的勇氣拒絕你,那就重新超越你的勇氣。」

 

父親暴力相向的童年、樂觀看待人生的慈母突然地撒手人寰、自己親手毀滅的婚姻、

嗑藥濫交的生活、姐弟間親疏的轉變,所有回憶閃現的片刻都跟路上險阻緊密相連,

在山窮水盡的絕望之際,導演也安排了神祕的狐狸現身,在前頭如夢似幻地看著她,

追上去又縱逝,那也許是冥冥中母親的守護、或絕望彌留之際她心裡面的一點靈光,

也像《轉山》千里單騎從麗江到西藏,在飢寒交迫凍倒雪地時夢裡驚醒主角的氂牛。

 

fx_fwen12305051_0018  

瑞絲在壯闊的美景前百感交集,在偶遇的小男孩純淨的歌聲裡想起媽媽而情緒潰堤、

在大雪封山的繞道考量下,「擔心這樣算作弊」而多走遠一點以「眾神之橋」作終

不論是騙得了別人騙不了自己的長征者心情,或獨行者的精神感受,都再真實不過!

 

而且誰都有一首歌一段音樂在心裡,有一搭沒一搭地在旅程哼著,配樂也這麼處理,

那首兒時母親哼的歌,幾番變奏、有一段沒一段的在旅途與回憶中響起,又隨風散,

直到最後抵達「眾神之橋」那刻,才終得以悠揚的全曲唱出她得以振翅飛翔的人生,

那首歌,是1970Simon & Garfunkel的老鷹之歌 El Condor Pasa(If I Could)

也以這首歌獻給在這個角色中破繭而出的瑞絲薇斯朋【妹妹你大膽地往前走】(大誤)

 

 

 

 ---

(延伸閱讀)

一個總是[在路上]踽踽獨行的朋友的電影文,寫進了許多經歷與

電影呼應,還有許多上路過的人才能有的體會與觀察。

houthattime

影評人藍祖蔚老師對於Simon & Garfunkel的老鷹之歌在電影中的變

奏與感情層次的推進,有著極其敏銳精準的觀察。

BLUEthattime  

 

    全站熱搜

    AS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