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INDMASSAGE  

看著電影我想到顧城寫過這麼句詩『黑夜給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卻用它來尋找光明。』

電影從全黑開始,有個聲音跟觀眾報幕,順著字幕念出片名、創作團隊和演員的名字,

提醒我們即將進入一個用聽的盲人世界,更接著用虛焦鏡頭,把盲人「視界」視覺化。

電影裡虛焦鏡頭不單是盲人的主觀視角,很多時候導演婁燁更企圖用這樣帶著「視覺障

礙」的鏡頭,領著我們去感同身受【沙宗琪按摩中心】裡的盲人世界。

 

電影沒有刻意放大他的殘疾來賣慘,討觀眾同情可憐。因為他們除了是盲人,也是人,

一樣有七情六慾,和生活的壓逼,只不過「有些眼睛看得見光,有些眼睛看得見黑」。

不過盲人們是這麼想的「在普通人的世界裡,鬼神是高人一等的存在;而在盲人的世界

裡面,普通人就是鬼神。你在暗,盲人在明,永遠不可能是一類人。」台詞還說,「盲

人為什麼不願和健全人打交道;因為我們看不清楚人心。」

 

104921.24386265_1000X1000  

《推拿》是刻畫盲人群像的電影,兩個小時怕時間不夠,又得擔心支線太多顯得凌亂,

但婁燁取捨得很好,就像他過往每一部作品那樣,總有濕漉漉的情慾和曖昧在霪雨霏霏

的城裡發生,總有鏡頭游移窺看每個故事,像窺看一場潮濕的夢。《推拿》也有如此這

般透著霉潮味的情慾,有的是因為愛,有的是無以名狀的慾望,或僅僅是因為對「美」

百思不得其解又無可自拔的好奇與想望。但受限身理障礙,幸福就像永遠照不進盲眼的

那縷光,他們只能用手往自己碳黑的眼裡挖出眼淚,淚乾了,再挖,流出來的就是血。

 

孤倔著情慾隨時要爆發的小馬,一出場就帶著狠勁,知道失明那刻他可以拿了破碗往脖

子上狠狠抹下去。初到【沙宗琪按摩中心】的他,在打鬧間嗅著肥膩的「嫂子」小孔身

上的氣味,公然磨蹭起來,那情慾彷彿有了味道,讓一個房間裡的盲人都警覺起來。還

好一旁的張師傅是明白人,趕緊拉他出這魔障找作s的髮廊找小姐消火,才讓他這座火

山沒自毀釀成大悲劇。小馬也在髮廊裡找到同是天涯淪落人的妓女愛人,遠走高飛。

 

老江湖的王大夫第一天投靠老同學來【沙宗琪】上班,就懂得塞小費讓櫃檯多叫他號。

他帶著私奔的愛人小孔,追尋平凡人的幸福。兩個盲人作愛前總是小心翼翼說著暗語,

一再確認感情的互相歸屬「我們是幾個人」「一個人」「對,我們是一個人」。但橫在

眼前的是他敗家老弟惹上的高利貸,結婚基金賠不夠的他就拽起菜刀在胸口一刀刀還!

他對著來討債的黑道咆吼「人活著一張臉」他看不見,但他還有尊嚴!

104437.94691443_1000X1000    

 

能說唱道、熱愛跳舞的文藝騷大叔沙老闆,總是耽美。他聽客人讚女按摩師都紅美,他

就想親近過去湊上鼻子嗅聞她的氣息、觸碰都紅的臉,還吮指回味。不是他見獵心喜,

因為他根本看不見,他只能用盲人僅有的感官去勾勒美的樣貌,只是每次都不小心碰響

慾望的風鈴,嚇得都紅落荒而逃。他得不到回應的愛,化成癌症爆發嘔出的一地鮮血,

他不明就裡,對著跑來關心的人擺擺手說「還沒喝,怎麼就吐了」

 

《推拿》裡的男人流血,女人流淚。盲女對愛情比看得見的女人更敏感也更沒安全感,

所以一個個為了想在黑暗中抓牢一份感情而痛哭。其中,都紅的眼淚最饒富深意。她總

聽人讚她美,但卻不知道美是甚麼,這多麼諷刺與殘酷!尤其她知道沙老闆要從她身上

找的是「美,這個概念」,而不是愛。她但求心意相通的愛而不可得,她只能離開。

10931623_10152668313496939_1521578793431543719_o  

fx_fbch23469964_0010  

fx_fbch23469964_0011  

104330.98796468_1000X1000  

天下沒有不散的筵席,【沙宗琪按摩中心】曲終人散的最後,有人意外復明,有人再沒

有消息,但電影的調子卻越來越明亮,因為就算四散了,那個夏天在南京按摩店裡大家

互助互持的日子,想想也讓人覺得溫暖,因為他們比看得見的人更知道,搭著彼此的手

往前走是有多重要。也許,養病的沙老闆從看見都紅的一場夢裡醒來,站在滾淌著雨的

淚痕的玻璃窗前,懷念著他最愛的三毛、海子的詩句,讓詩裡大海、陽光、麥子…這些

他從未見過的意象,一次又一次撫慰自己『如果有來生,要做一棵樹,站成永恆,沒有

悲歡的姿態,一半在塵土裡安詳,一半在風裡飛揚,一半灑落陰涼,一半沐浴陽光,非

常沉默,非常驕傲,從不依靠,從不尋找...』

 

    全站熱搜

    AS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