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言以蔽之:島太郎之黑洞頻率。

 5069  

小時候聽相對論的故事,說搭上光速列車旅行一年,現實世界已過了一百年。

那時老師還描述說,車窗外的景物會在時空極速的壓力中,看來像扭曲變形。

 

對狹義相對論的記憶,每次都讓我聯想到日本民間傳說「浦島太郎」的故事:

善良的浦島太郎救了小海龜,小海龜說要報恩載他去龍宮遊玩幾天去去就回,

他興奮跟海龜去龍宮享受公主熱情的招待,直到第三天才想到母親可能擔心,

於是請海龜載他回鄉,公主臨別送了玉匣給他,要他好好保管千萬不能打開

一眨眼時間,他已經回到家鄉的海邊,但景物人事都全然不是他熟悉的家鄉,

問好多路人才知道,一百年前他相依為命的媽媽因為他出海失蹤而病倒辭世。

他沒辦法相信在龍宮住三天,人間竟已過了一百年,失魂落魄的他坐在沙灘,

順手打開回裡的玉匣,這瞬間他忘了公主一再叮嚀的話「千萬不可以打開」

白煙從盒底竄出,白煙消失時,年輕的太郎竟已變成駝背白髮的老公公。

 

intbanner  

INTERGIF    

諾蘭的《星際效應》,也讓我不自覺得地聯想到浦島太郎這個日本民間故事。

心地善良的浦島太郎,就像電影裡地球在面臨漠化和糧食危機的滅絕威脅時,

那些不畏犧牲踏上外太空尋找延續生命機會的科學家們與和駕駛員馬修康納;

那隻海龜就像突然出現在土星環上的蟲洞(時空裂口)能通往另一個銀河系;

但龍宮的時間就跟狹義相對論裡說的差不多,「天上一小時,人間七寒暑」

即使他們九死一生能找到適合移居的星球,對現在地球上的人來說已是太晚。

那個收容時光的玉匣,也像黑洞奇點裡那個不知是心靈還是五次元的時空界。

飛行員馬修康納必需在與自己兒女重逢,和拯救人類的未來之間,作出抉擇。

 

這部電影,有諾蘭的金字招牌、有影帝、有影后、講科幻、講親情、講大愛,

也難怪好萊塢大咖們在內部觀影會後感嘆:「這是一首來自宇宙的時光之詩」

不管物理學家基普索恩為電影裡穿越蟲洞的時空旅行帶來多堅實的理論基礎,

《黑暗騎士三部曲》導演克里斯多夫諾蘭,從《全面啟動》起就專注於人心。

不管他是向內探索沉進夢境最深處的海市蜃樓裡,還是沖出地球、駛入未來,

都是心理引擎推進,能夠我夢入你夢的,能夠穿越黑洞蟲洞時空的,都是愛。

這跟馬修演過的《接觸未來》也很像,星際的回聲,其實來自深邃心靈的愛。

乍看是太空冒險科幻片,但《星際效應》到底還是齣親情與愛的「穿越劇」

 

Interstellar-1  

有愛不死  

相比2001太空漫游》《地心引力》《2009月球漫遊》這些歧異開放的故事,

《星際效應》的愛,會不會鋪梗鋪得太過,拍得太直白說得太死,少了餘韻?

繞來繞去涉略了哲學科學、穿越了時空因果、媲美《普羅米修斯》的大場景,

結論卻還是《雙瞳》結尾裡大煞風景的四個字大絕「有。愛。不。死」(囧)

會這麼無感,也許是小時候看小叮噹帶大雄鑽過太多次抽屜的關係吧(攤手)

不免去想這個「浦島太郎的黑洞頻率」故事若交給李安來拍,會是甚麼模樣?

 

94ee185egw1e5k4d4uk37j20c8088wfb  

 

《星際效應》最讓我動容的,反而是老科學家念念不忘、必有回響的詩句。

那是英國詩人蘭迪˙湯瑪斯(1914-1953)著名的【不要溫馴的走入良宵】:

Do not go gentle into that good night,(不要溫馴地走進良宵)

Old age should burn and rave at close of day;(年老更當在日沉之時燃燒咆吼)

Rage,rage against the dying of the light.(怒吼吧,衝著光的消殞怒吼)

 

鏗鏘有力,激勵人們無懼生命的燃燒折損,

也要用戰鬥的姿態,不斷前進、觸及未來!

 

    全站熱搜

    AS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