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der-the-skin  

這是一部外星人披著史嘉蕾嬌韓森的皮膚誘捕男人,榨取血肉皮骨的奇幻故事。

沒快節奏沒死光槍,更沒噁心巴拉的外星蟑螂爆體而出,一口吞食人類的畫面。

只見男人們個個槓起老二,追隨輕解蘿衫的史嘉蕾一步步陷入暗房油黑的泥沼,

然後在慾望的泥沼裡邊,被消化成一張皮,提供給其他外星人穿戴來混進地球。

無想無妄的史嘉蕾則把慾望泥沼當鏡面般走過,收拾衣衫外出繼續她的獵豔

 

《肌膚之侵》拍的像一部自然生態紀錄片,妖冶而且靜謐,

紀錄這株「捕蠅草」誘捕雄性人類,殺人不見血的冷暴力。

 

悠長的鏡頭和不斷重複開車搖下車窗找男人搭訕問路的無味對話,活像侯孝賢;

更多時候沒對白,只有無止盡在蕭瑟城郊「覓食」的那張空泛的臉,像蔡明亮。

這片的故事跟它的行銷一樣,用史嘉蕾蜜蜂般的身材誘捕我們進到漆黑的戲院,

沉入悶冗如泥沼的節奏,史嘉蕾越脫我眼皮越沉重,像在看當代藝術錄像作品。

 

under-the-skin  

 

散場後不知道觀眾會像片裡想逞獸慾的林管所大叔一樣被「真相」氣到花惹發,

想用一桶汽油跟一支番仔火「燒毀~!」把這齣有夠催眠的電影譙到脫一層皮?

還是像迷戀於最後被剝下一層皮的外星人那樣,對著美麗的皮囊……若有所思?

我兩種情緒都有,但我沉重的眼皮讓我更多一點是傾向前者。

 

電影在陰鬱蕭瑟的城鎮,和綠草如茵、霧雨迷濛的蘇格蘭高地上推演這個故事。

史嘉蕾誘捕著不管表現NervousBad,都註定要因同樣慾望本質而死的男人。

她從可以放著嬰兒在黑夜的海邊,拖著男人昏死的肉身上車的沒人性外星誘餌,

轉化到因為感受情慾裡微小羞怯的溫情,而選擇「放生」醜怪男的外星叛逃者。

至此她不再帶男人走進深淵,困惑的她逃進迷霧又走出來,決定「想成為人」。

 

2  

 

她嚐試蛋糕,雖然吐了、感受收音機的旋律,並且接受陌生男子的愛慕與照護

直到性愛來臨,她才為了這副皮相下竟有這副「零件」,卻不知怎麼用而驚慌!

當她開始學習「女人」對外貌的愛惜,卻碰上男人粗暴的獸性將她「扯開」…

瞬間陽痿到漏尿的一幕,是林管處大叔用力過猛,連衣帶皮把史嘉蕾扯開!!!

性別莫變、油黑的外星身軀捧著史嘉蕾皮囊怔忡時,阿叔已回過頭來補刀放火。

 

不知道為何,這幕科幻片裡本該超嗨的撲滅外星殺人魔,卻是萬般惆悵與無奈

因為被殺的不是皮囊裡的外星人,而是外星軀體裡剛成形、純真的女人靈魂吧!

 

skinb    

 

這場雪地悲劇,從她開始在鏡中端詳這身以慾望為餌,勾誘人性的皮相開始,

最後也因慾望,在把「想成為人」的她扯爛的下場裡,灰飛煙滅、嘎然而止。

 

慾望以及皮相、肌膚和其下的靈魂本性、對自身外貌的認知構成與利用使用、

還有我們迷魅於美醜,卻對他者皮囊底下究竟是靈魂還是外星人的一無所知

所有的表裡不一,真實與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的虛妄,都能開展成一篇辯證。

 

你知道電影想問和我想說的是甚麼了,所以《肌膚之侵》很森冷地就此打住。

就在一株鮮豔欲滴的捕蠅草,消化著人類的夢的時候,

狠狠將「她」踩死…

 

    全站熱搜

    AS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