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一。我們習慣用籠統的普世價值去悲憫別人家的社會震盪;

同樣的震盪發生在自己的土地自己家的門口,我們卻習慣用對

立的猜忌去揣度。


其二。現在讓我們來聽這首當年撼動整個社會的一首歌...

什麼一首輕微的歌可以撼動得了整個國家社會,那是因為整

個體制太僵化,朝一攤死水扔進一顆石頭都能震盪出餘波不止

的漣漪,如果這個社會是向前川流不止的大河或是波蘭壯闊的

海洋,也許就不會有撼動社會的那麼一首歌。時間過了25年,

這個社會依然還是能被一首歌,撼動。

 

    全站熱搜

    AS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