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探望因為躁鬱症住院的朋友,終於看到傳說中的阿嫂,朋友

表達雖然因為病症跟用藥影響偶爾有點不輪轉,但阿嫂卻在一邊默默

幫他打理瑣碎並記下朋友突發奇想交代的事物。


 我說「看!我要是阿嫂早就把你踹出門惹,怎麼可能容忍你窩在家

裡甚麼事都不作的廢兩年!」阿嫂也只是有點害羞地牽了一下嘴角,

然後繼續看著我們聊天。過程中我看見阿嫂的眼光一直都很深情看著

朋友,不是初纏癡戀的那種,而是像「母愛」,眼神說著不管眼裡

的那個人是生病了還是哪裡壞掉了,都不會放棄愛他,都會承接住他

的篤定(當下突然有種誰在我旁邊剝洋蔥的錯覺)。

 

 我搥了一下朋友虧他說「你這個爛咖,他媽的是上輩子燒了多少好

香喇。」朋友說『有啊,我有跟她說想離開我隨時都可以,我不會怪

你』我轉過頭看到阿嫂也只是淡淡笑了一下,繼續整理朋友的物品。

(幹!當時我的眼瑞都差點要噴出奶惹!)

 

 

    全站熱搜

    AS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