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99102907-2098972217    

這是一個遲暮的國王,日夜晨昏,優雅地負著雙手,在他的城池裡信步巡視,

跟宿昔的風流、跟他的臣友子民,也跟整座城市的文明一一致意的那種緬懷。

或舉杯清議、相視微笑、握手寒暄、秉燭夜探、獨自凝思,或social social…

他是眾人皆醉我獨醒,那份狂歡中緩緩點起一根菸、吐嘆一口氣的清明寂寥。

讓他在世故的應酬、和一針見血點破他人謊言裡自欺欺人的脆弱人心的那刻,

為了命殞落的重量、為了虛妄裡丟失的真理、為了下了手又於心不忍的溫厚、

為了浮生若戲(還是魔術的障眼把戲)也為了得見萬物各有依歸的生命奇景、

為了還以為有大把光陰可以故作灑脫,卻徒留遺憾的真情…而突然怔忡有淚。

淚裡悵惘的是也許這就是羅馬紙醉金迷的最後一頁,而我,還想多看她一眼。

 

the-great-beauty-5  

the-great-beauty  

 

導演保羅索倫提諾這部《絕美之城》透過依然風度翩翩的老文字工作者的眼,

回憶起他26歲時來到羅馬,靠著唯一的小說名利雙收,擠身上流社會社交圈,

花花公子般夜夜笙歌,流連奢糜放蕩的派對,葡萄美酒聲色犬馬,無役不與。

湊太近看電影,都是些瑣碎的應酬社交,但這是走到生命末段的驀然回首啊,

這樣緬懷地遠遠看去,才能看見電影影像裡面那個傾倒著艘大船的荒廢海灣,

那是主角和身邊為羅馬昔日光輝自豪,也惴惴不安於現世未來的人們的處境,

有的沉成海底淤泥,有的被浪拍上岸逐漸乾渴,有的在近海的浪裡浮沉飄搖…

像現今的義大利,充滿無力感,只能耗盡現世僅於的奢華,猶如活在末世。

toni_servillo_the_great_beauty_393  

 

就像他那個把咩老是吃憋的豬頭朋友在發表會上朗誦的詩作裡說的那樣:

『整個夏天都用來回憶…懷舊有什麼不好?這是對未來毫無信念,我唯一的消遣』

 

承續費里尼《生活的甜蜜》對文明墮落,與上流階層的空洞和羅馬興衰的關注。

主角的高級公寓露台外緊挨著羅馬競技場,繁華與頹圮都在這座老去的城市裡,

電影華麗的影像,如浮世繪也像MV,讓人看清華麗中的衰敗、盛極裡的虛無。

更讓人感傷的是時間、能量、快樂…一一隨著年華老去像是不曾存在過一樣,

越焦慮,就越縱情揮霍和耽溺往昔來證明「存在」,但偏偏作愛後,動物感傷。

我想起【京華煙雲】片頭片尾曲,多少唱進了《絕美之城》當代羅馬的浮世繪:

「最輝煌時總是最蒼傷,最明亮時總是最迷惘…最繁華時也是最悲涼。」

「看破了多少愛恨痴狂,總想把所有時光心中留藏盼重逢又怕見青絲染秋霜」

 

28604id_001  

3GB  

 

偷偷說我17歲那年第一次看到女生的乳房,跟電影一樣在旗津海彎邊上的懸崖,

片尾悠長的河也讓我想起當年還未整治的荒涼的愛河,一對小情人漫步到橋墩,

更不用說幾次在街頭碰到過往戀人,大家身邊都有人,彼此點頭示意後的錯身…

主角老被問「怎麼不寫第二本書?」他說還在找絕美之物,我彷彿有點懂了,

並非知曉什麼是絕美之物,而是懂得了他26歲為愛癡狂寫下絕美而名利雙收,

那時他就走進這座城市盛世的迷宮,羅馬的文明和社交圈太大,眼前道路太多,

他徬徨興奮又衝動,他不知道文學家傑普,還可以成為誰?他,是自己的迷宮。

直到多年後,他成為「夜王」,沿河悠緩地探訪他的王國,讓我跟著動容想起…

想起張愛玲在【金鎖記】裡寫過的:一級一級,走進沒有光的所在…」

 

然後,電影多次用到普瑞斯納寫給老搭檔奇士勞斯基的【亡友安魂曲】再響起…

   

 

---

走進迷宮按圖索驥的延伸閱讀

GRANDBUTY  

---

*** 觀影須知:這齣真的「不好看」,或者說「不好消化」,

因為它沒有劇情主線,沒有高潮起伏,只有無盡的吃飯聊天跟遊蕩。

但它真的也非常讓人動容,動容的地方在於那個看似幽默事故輕盈翩翩的老作家

他散淡灑脫的態度裡,突然被人事景物觸動到真情流露的驀然回首和凝望…

    全站熱搜

    AS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