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2008年的《證人》開始,林超賢開始為香港警匪的角色添加大量陰鬱的心理戲,

除去年陽光普照的拳賽片《激戰》,幾年下來《神槍手》《火龍》《線人》《逆戰》,

乃至今年的《魔警》,不管正邪,都在因果命運的壓擠下,碾出變態扭曲的性格。

 

《魔警》講醫院駐警吳彥祖,無意中捐血救了受傷的「鬼王黨」搶匪頭張家輝。

在輸血時,被鄰床張家輝熟悉卻狷邪的笑眼,燒開內心多年恐懼與罪罰的業火;

事後張家輝再領著那幫在殯儀館打工又兼差打劫的鬼王黨興風作浪,累及無辜,

讓他更決心要緝拿韓江跟他的鬼王黨羽歸案。但無盡的自責,卻開始星火燎原,

生吞活剝他為了贖罪而封印在制服下,矯枉過正地燒成的復仇毒火~

電影也只有泡在泳池裡的時刻,吳彥祖才得已暫時滅熄心底黑火,片刻寧靜。

但就在他佈局讓鬼王黨內鬨揪出張家輝的過程中,一次次分裂出張家輝的人格,

代替他執行警察職權無法做出的殘酷虐殺不斷閃現的焦屍是貫穿全系的懸念,

「到底是誰逼瘋了吳彥祖?」雖然四處漏風,但童年陰影跟罪贖的,究竟是啥?

依然讓人在近乎鬼片跟心理變態片,才會出現低壓與緊繃的琴聲和絃樂折磨下,

緊緊抓著吳彥祖的心魔不放,跟著他從木訥到凌厲狠疾、從警到魔,走火入魔,

直到導演林超賢,跟《證人》一樣,在最後掀開因果命運的底牌…。

 

fx_fmhk26626031_0001  

fx_fmhk26626031_0005  

 

不知道是不是近年港片的匪徒太過殘暴,搞得警察非瘋即魔的才能以暴制暴…

「人心總納一點黑」是老生常談,劉德華才在《風暴》不擇手段緝凶裡黑化過,

更早還有人心裡都住著隻鬼的《神探》。雖然精神分裂奇觀沒《神探》冷冽迷人,

畫面還是用血紅光氳,來呈現心理狀態的老古港片手法(跟鬼片打綠光有得比)

但張家輝透過演技燒出狂妄張揚的邪火,也給了「合體」的吳彥祖足夠的支撐!

林超賢終究是在《鬥陣俱樂部》《禁閉島》外,玩出了點因果業報的高深莫測。

讚嘆「佛洛伊德你真厲害」之餘,不得不也對林超賢揉進故事的那把業火比讚!

 

704_1215596_809512  

e9eb2160-ae7e-11e3-9f43-29a9451586ee_TUNGSTAR5116194  

 

他丟進故事裡的惡魔種籽是火,這把火燒出了《魔警》的前因,也燒出了後果。

就在那次輸血給張家輝之後,吳彥祖就像被惡鬼纏身,終至「走火」、「入魔」。

《魔警》中墨筆暈染整杯清水的鏡頭極經典,如題旨「人心總納一點黑」所說,

只是吳彥祖苛刻地無法原諒、放下犯了錯的自己,讓畫出格的黑墨染濁整杯水。

 

大量的殘殺平民、焚身斷肢、槍火血雨和讓人不寒而慄的棺材店、墳場、法事

甚至精神病態的下鬼魅般的配樂,都讓這齣警匪片極盡CULT化到像在拍鬼片。

節制壓抑了半天,林超賢把高速攝影跟大場面,全壓在最後加油站爆破的戲上,

劇烈的情緒壓軋出吳彥祖不敢面對的真面目,絕望與罪孽也在烈火中昇華洗淨。

這場警匪死絕一通的戲,帶入震驚香港的警殺警最後死無對證的「魔警」懸案,

我極愛這類黑色電影,主角都是卑微的人,被逼以「殺人」的方式來消除心魔。

還好電影最後回到明亮溫暖的街市,新扎阿SIR在街上幫阿婆撿橘子推車那幕,

封印記憶的吳彥祖,以為一切都將變好,還不知道魔鬼埋伏在命運的轉角等他。

輕鬆的吉他舒緩了整部片的緊繃,給了慘烈的殺魔成道之路,一個溫情的結局。

 

 

---

(寫在後面)

幾部林超賢的電影,在處理人心之外,也都對香港的我城我事給予關注情懷,

證人北角穿梭的電車,證人有大坑的線香火龍,線人有廟街的懷舊音樂廳,

就算以澳門為背景的激戰,也不是拍賭城,而是橫街小巷、共租一室的人情。

魔警的開場就是破地獄的法事,精巧的鬼王黨內訌,也在殯葬一條街裡發生,

同時還涉及舊唐樓遭地產公司逼遷的現況,乃至過往木屋區被政府強制拆遷,

香港歷經這些年「北上」大陸「合拍」出四不像的爛片後,確有批導演反思,

如何紀錄香港的城市風貌與歷史血脈,把這些糅進小品、警匪、愛情類型裡。

而我也希望台灣電影取景除了搞城市行銷外,能有更多的人文風情被拍進去。

    全站熱搜

    AS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