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部片是兩隻吸血文青的murmur

他們說:你正百無聊賴。我正美麗。

zone_movie_catchplay_940293_25

活過百年的吸血文青不斷「扔名字」聊天,講的都是誠品講堂裡當題目的那些大師:

在地球繞著陽光轉的哥白尼背後,聊起莎翁的影子寫手克里斯多福馬洛最近好嗎??

感嘆生命冥冥中自有費波奇納數列的安排在裡面,可堪記憶的是和拜倫下棋寫詩的夜,

我們用愛因斯坦談論羅蘭巴特的戀人絮語,佐一杯跟搖滾團同名的O減血型極致純釀,

這杯來自跟發現DNA雙螺旋結構的沃生醫生同名的血庫醫生給的鮮血,喝來感傷,

惆悵中信手拉起19世紀浪漫主義作曲家帕格尼尼狂放神經又靠杯難的小提琴隨想曲。

但俗世那些「活死人」又怎麼會看得透吸血文青們隱身在浮世德、【大亨小傳】黛西、

德國表現主義電影主角卡里加利、喬伊斯小說自傳性角色史蒂夫名字裡的冷眼姿態。

 

088-360x253  

這對窮聊天的吸血戀人,一是滄桑裡還能靈光閃現少女慧黠天真眼神的優雅冰雪女王,

一是在繁華落盡、荒蕪之城底特律的黑夜裡,隱身出沒、身型纖瘦的暗黑搖滾貴公子。

如果不是斗森跟蒂坦來詮釋,電影不會有文藝復興最後一夜,貴族輓歌似的絕望迷離,

如果不是斗森跟蒂坦來飾演,換了別人,只會剩下無病呻吟的靠么、裝腔作勢的賣弄。

 

27548397031317032014031306  

鏡頭親暱地跟著他們的指尖遊走在彼此蒼白肌膚和纖細的裸身上,美得像兩只瓷瓶子。

這種美,擁有易碎的悲劇光環,像他們談論著的那些文學、音樂、天文、物理、科學,

這些擁抱藝術與真理的高潔靈魂,總在每個世紀裡,被浮世的庸俗,逼到「餓死」啊!

導演更明顯地用「人血越來越毒,毒到吸血鬼都不能吸」來嘲諷人類氾濫成災的愚蠢。

 

這對吸血文青活在超越時間的範疇,但很不幸,也跟無可救藥的人類活在同個時間裡,

活了幾百年,沒資格嘲笑愚蠢的人類是沒有靈魂的「活死人」,那他們豈不是白活了!

他們擁有大把時間飄逸、孤高、睥睨、厭世、傲慢的調調,就是這齣戲迷死人的姿態。

電影有對人類文化最後一絲的憐憫,也有對人類沉淪,冷冷的不屑。

 

底特律的廢墟和黑夜、超凡脫俗的兩隻吸血鬼、令人心神蕩漾的音樂和詩意的蒙太奇,

鍾情於城市迷離夜色的導演賈木許,在工業凋敝的底特律城,和它無盡綿延的路燈下,

用一對吸血戀人優雅、狂躁、溫柔的纏蜷,拍出《春光乍洩》裡的不如世界重頭來過,

也拍出了王家衛《花樣年華》裡依偎漫步在街頭的我倆沒有明天…

 hiddles51  

2  

 

只怪這部【誠品講堂】文案般的吸血鬼文青流水帳,實在太美太迷人

讓人想追進黑暗裡,尋找吸血鬼的《午夜巴黎》,而下一幕,也許你已倒在血泊中。

 

 

    全站熱搜

    AS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