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冒牌大人物或身分對調故事的樂趣,

就在於非典型角色所創造出的衝突喜感。

1386817056-1704685804

在野黨秘書長因墨守成規而在選戰當前聲望受挫,面臨選民跟同志責難,  

他抱著「看沒有我你們能怎麼辦」的賭氣想法,突然繞跑,搞人間蒸發。

貼身幕僚情急下,找來剛出精神病院的秘書長的雙胞胎兄弟,擋著先。

哪想到這位哲學家出身、才華洋溢、樂觀開朗的政治素人常語出驚人,

在充滿謊言算計跟利益交換的政治場裡,掀起一陣…「柯文哲效應」

 

看《秘書長萬萬歲》有兩種樂趣:

第一個是「錯置」的趣味,跟著被弄糊塗的政治人物跟輿論一起困惑,

納悶「你怎麼好像變個人了」看主角像邱義仁一樣露出秘書長的微笑,

說出「是啊,大家都說我瘋了,誰說我是同一個人了」這樣高深莫測的回答。

第二個樂趣則是,當大家對每天都在「舉頭望明月,低頭拼經記」、

「洛陽親友如相問,就說我在拚經濟」、「少壯不努力,老大拼經濟」、

「垂死病中驚坐起,今天還沒拼經濟」的口號治國,噁心透頂了,

看一個非典型政治人物(還是冒牌的),戳破口號跟動聽的政策文案,

大談「態度」,並且,創造民意支持度的旋風,其實也戲劇化得很過癮。

 

當然,電影這場真假秘書長是歡樂的鬧劇,只要民調起飛就全黨同舟共濟

故事裡不會遇上「兩個太陽」跟「一個深宮怨婦加幾大天王」在扯後腿,

更不會因為你直指「大明皇朝」的沉痾,招來滿身暗箭跟媒體扒糞的八卦。

 

《秘書長萬萬歲》沒有選戰的爾虞我詐,也沒有太多政策攻防上的突圍,

故事反映的也只是在因循的年代,我們對所謂「非典型政治人物」的期待。

 

畢竟在激情的選戰裡,左右人心的從來不是那本蓋泡麵的「政策白皮書」,

政見發表會上最嗨的,也不是「針對什麼問題,我們提出幾年幾百億」。

而是跟所有英雄電影一樣,在起義前夕,一句句沸騰人心的演說,

也跟所有春風化雨的電影一樣,把總統跟選民當學生,點出啟發民智的哲理,

甚至跟愛情電影一樣,讓風度偏偏的秘書長優雅地跟女大法官跳支探戈舞,

或者跟黑幫電影一樣,在餐桌上提出讓政敵無法拒絕的條件…

 

《秘書長萬萬歲》裡拋出一個個讓人驚喜的「態度」,害我們跟幕僚一樣,

被原先只是找來擋著用的冒牌貨所創造出來的奇蹟,嚇得一幕幕看傻了眼。

回歸現實,選舉能拿態度呼應民心思變的社會,選後的執政才是真考驗,

如果電影拍到執政,那就無趣了,執政本來就是漫長而無趣的過程。

而所有當初滿腔熱血的理想性跟所謂態度,很不幸都會在執政裡妥協或磨損。

 

看托尼瑟維洛,一人分飾陰鬱的秘書長跟高深莫測的哲學教授,的確過癮。

至於他演的那個去找老情人避難,還意外圓了場電影幕後工作夢的秘書長,

在躲去法國「作自己」之後,有沒再回到義大利跟親兄弟「換回來」呢?

那就要去戲院自己去體會最後一幕裡那抹「秘書長的微笑」,才能知道了。

 

 

到電影圈看更多相關電影評論

    全站熱搜

    AS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