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元2154年,有人在《極樂世界》解放天龍國,有人在《阿凡達》強拆別人家園。

1370315346-3170590391   

用科幻電影來講階級剝削跟貧富懸殊,都不知道這是近年來的第幾部片惹。

為什麼是科幻?因為只有科幻能更科技地執行「資源分配」,冰冷地埋沒人性;

因為冰冷,所以被壓榨勞力、壓縮生存權的弱勢間的利他跟扶持,更顯溫暖,

更因為掌握科技的政商勾結,讓底層對霸權的頑抗更有呼應觀眾感情的力度。

 

高科技武力「警察國家」機制的運作,為富人築起一道堅固的階級城牆,

但展現科幻的並非機器警察或死光槍,而是因科技而極端M型化的「資源」。

透過這些資源的寡佔,創造了銀幕上的「科幻奇觀」與科幻片的「寓言意味」:

有的是灌輸單一思想,用傳媒宣揚「河蟹社會」,強化統治,來「維穩」;

有的則是用生存資源的寡佔,與工作體制,來深化階級的「剝削」。

像是《重裝任務》極權收刮藝術品與利用藥品管制情感;

也有《飢餓遊戲》讓農林漁牧礦各區,在都城的生存遊戲大秀中,忘記剝削;

像《攔截記憶碼》運輸勞力與能源,給地球另一端上層使用的反重力運輸裝置;

或是《鐘點戰》人人手上打工賺點數,刷卡消費,透支就死亡的生命時鐘;

還是《極樂世界》裡,移居衛星站的富人們,家家戶戶配備的萬能醫療床。

 

可以說,資源設定得好,電影就成功了一半,另一半則是主角引爆革命的鋪排。

《極樂世界》就是在「寡佔資源的設定」上,出了相當嚴重的問題。

它搞了台橫空出世「什麼外傷內傷、癌症病變都能掃毒兼修復的科技寒冰床」,

這對能在地球上空搭生態衛星站的技術時空背景來說,還是「太前衛了點~」

(說白了,就很像從另外一部片不小心搬錯棚來的道具,跟這齣很格格不入)

讓人難不去多想,富人要面對「趨近永生」或「低死亡帶來人口激增」的問題,

但,那又得是需要花另一部電影的時間,才能好好來談的題旨。

 

麥特戴蒙本來想醫治自己意外暴露在高輻射環境中的「職災」,而殺上太空,

卻在劇情推展間明白犧牲付出,進而「解放」富人城市,「均分」醫療資源。

故事雖有點過份童話,但這是好萊塢嘛,革命能拍得順水推舟,就窩咪陀佛。

君不見《鐘點戰》跟《顛倒世界》處理得多麼虎頭蛇尾, 

這齣也只是在類型電影裡,再添一筆雷聲大雨點小的失望之作而已。

 

但我想聊聊另一個層面的失望,那是把未來設想得苦不堪言的主流科幻片,

不是在核戰過後或冰河期裡的廢墟裡苟延殘喘,就是被機械人反過來統治,

也許整個世紀來的科幻小說或末日新聞,都對人類胡亂操控科技提出警訊。

但是,你看,日本又爆發核災,《阿基拉》只是場娛樂,沒有人反省。

那些階級寡佔資源的電影,談到階級壓榨、資源寡佔、媒體壟斷、思想控制

也只是拿科幻場景下的無產階級英雄革命,來讓卑微的大眾吐吐怨氣而已。

看看我們面對的土地 / 居住義問題、人權問題、勞資問題、官商勾結問題、

貧富差距問題、新自由主義擴張問題…有哪樣因為科幻片的警示而被正視?

不難想見,為何科幻片對未來會這麼悲觀,搞不好這個世界也沒甚麼未來。

 

 

到電影圈看更多相關電影評論

    全站熱搜

    AS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