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毛病又犯了,碰到這種政治議題片,

免不了嘴癢想借題發揮,機歪個幾句~

0830-snowpiercer

用科幻來講反獨裁、反新自由主義的「極端型世界」階級鬥爭寓言再適合不過。

金字塔頂少數人壟斷絕大多數資源的分配,決定多數人的階級身分、生活與死活,

用謊言編織美夢,搞一套遊戲規則(體制)讓低下階層汲汲營營,甘願終生勞役。

台灣房產大夢、非洲血鑽石、大陸物資炒作、各國競爭力排名世界是醬運行的。

電影只是把沒那麼快逼死人的金錢,換成《極樂世界》裡稀有的先進醫療資源,

和電影《鐘點戰》裡物價飛漲就能逼死人的生命時間交易(隨時能「調節人口」)

電影更把政府唬弄、洗腦人民的把戲,變成《攔截記憶碼》裡的幻境旅行嗎啡,

或者變成《飢餓遊戲》裡,透過各城區間競爭的生存遊戲,來轉移對集權不滿。

要不就是《駭客任務》的中產生活幻象,讓人害怕一無所有,不願醒來面對真相

或直接管制隔離的《顛倒世界》,與《重裝任務》的警察國家。

 

其實,貧富階級很好設定,革命也很容易就擦槍走火地發動,

只是要作到反思「打破體制」和「捍衛體制」間的矛盾,就需要點功力。

當然也有鳥掉的,像《顛倒世界》用愛調蜂蜜糖漿,搞民族融合做結尾,

和《鐘點戰》差點往共產主義終極手段暴走,硬是坳成鴛鴦大盜浪跡天涯。

就像施明德說的「帶紅衫軍衝進總統之後呢?」

有的電影成功解放舊世界,電影結束在孫先生說的大建設前的大破壞之後,

眼前盡是瘡痍,一切百廢待舉,一道曙光才剛剛從烏雲散去的天際撒落。

但更多電影告訴我們的是:推翻暴政推翻不了體制,又是一個東方不敗。

要不就是,SORRY,體制上面還有體制,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須努力。

 

南韓導演奉俊昊在《殺人回憶》《駭人怪物》《非常母親》後,

選用這樣的科幻作品進軍國際-《末日列車》:

人類制止全球暖化的實驗失敗,高空投放降溫劑(CW7卻讓地球陷入冰河期。

生還者只能活在永無休止繞行地球行駛的末日列車中。有人的地方,就有階級。

精英上流的爺們佔據前列車廂,錦衣美食享用不盡;武裝保安在中列「維安」;

車尾收容貧窮階級,飢寒交迫,吃著後來發現是蟑螂攪爛煮成的「蛋白質羊羹」。

終於,貧窮人口再也不能忍受惡劣的生活環境,及不公平體制的虐待和剝削,

在頹廢風美國隊長克里斯伊凡帶領下起義革命,從車尾踩著保安的血殺向車頭,

往神秘獨裁者威佛一手掌控的引擎室挺進,要從既得利益者手中奪回控制權。

 

sp_040  

cgmc9091ae373033767436b3de35f96f5e5309  

驚心動魄的不只是車廂外頭風雪冷冽,裡面刀刀見骨的韓式泡菜風味流血革命,

也不只是兩軍殺得起興卻突然倒數跨年,及造神運動、洗腦教育等的荒誕突梯。

最讓我震撼的是殺進前列車廂裡幾暮乘客安詳織毛衣、享用美食跟SPA的場景,

就像我們買雙NIKE、喝杯咖啡時,血汗工廠的勞工突然殺進「我們的世界」…

為了我們平價便利的消費,這個世界「注定」要在層層階級剝削與奴役裡運行?

這是維持社會運作的必要之惡?包括幾次暴動都是統治者幕後策動的人口調節!

「我們沒有時間讓大家物競天擇,所以只好自己去維持數量。這就是人性。」

就算換人當家作主,能怎樣,殺光前列居民?還是大洗牌把他們趕去後車廂?

終究要面對《駭客任務》裡的System Talk「到了前段區我們也會跟他們一樣」

 

snowpiercer-still-ewan-bremner      

cgm6c566327d19444f77a6cfafeb7c5736a468  

 

為台灣競爭力排名、為了不要嚇跑投資、為了賴以生活的能源供應系統不能倒,

所以我們必須共體時艱油電雙漲、要蓋核四、要給予創造 GDP 的財閥優惠,

並且對工業汙染大廠爭一眼閉一隻眼,因為這些「大我」是經濟的「火車頭」!

電影裡扮醜演部長的蒂達史雲頓,用她活脫「北韓來的」卡通化的誇張演法,

對朝他丟鞋的人處以「手伸出車外,凍到成冰棒再敲碎」之刑,並大聲斥喝:

「鞋子屬於腳而不是頭。你們是末尾的人!乖乖待在屬於你自己的位置!」

看在一樣統治集團也正在被人民「威鞋」的我們眼裡,格外親切也格外可笑!

 

結局,嗯…整台車在大爆炸中翻覆,倖存的小男孩小女孩終於走出車廂,

看見被大人說是生態滅絕的冰封世界裡出現一頭北極熊,新世界剛要開始。

但如果是全車覆滅,一頭北極熊跑來啃食被甩出車外的屍體,也許更諷刺。

 

到電影圈看更多相關電影評論

    文章標籤

    末日列車 雪國列車 威鞋

    全站熱搜

    AS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