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akat_Steidl_lowres_1  

GQ風格男人影展的文宣上是這麼寫的『讓卡爾拉格斐也滿意的書商葛漢史泰鐸

如何堅持自我原則,印出每本經典書籍,成為傳奇出版人的《量身訂作一本書》』

然後我要說,其實我還沒看過這部片。但,還是想寫寫,我所知曉的關於史泰鐸。

 

前些天,才因為手上一本30多頁書冊的印刷,跑了幾家印刷廠估價,

有些是業務員,有些是家庭工廠的老闆摸著客戶給 sample 來算價錢。

看了一眼就說這菊八開,然後嫻熟用姆指食指捏起一頁書,略略施力搓了一把,

說這封面是220百代紙、內頁180進口木質紙,要省錢雪銅拼板印也行。

看了看我的編排跟用色,還推介了像金貝紙等幾款便宜,但效果更棒的封面紙。

等他們轉身從倉庫拿出紙樣,果然,比客戶交辦的 sample match,也更便宜。

我記得老闆胸坎超大蕊的翠玉金鋼掛鍊,跟他有夠耀眼的 ROLEX 紅蟳滿天星。

還有他指著堆滿房間成疊福祿壽三仙封面的2014農民曆說,最近都在趕工這些,

「雖然我們公司主力在印這個,但要印你這種豪宅銷售手冊,也是很噗摟的。」

嗯!當場這位歐哩桑他職人魂燃燒的小宇宙,的確,差點感動到我。

 

然後那時,我想到了因為時尚老佛爺才知道的出版印刷職人--葛漢史泰鐸。

這個許多世界級攝影大師都渴望從他手上出版出攝影集的63歲德國人。

 

他說過「最好及最激勵人心的書永遠是下一本。因為從已出版的書中獲取經驗,

會累積並被你帶進下一本。我並不拿過去和今天做過的事作為明天的參照。

 

gerhard_steidl_karl_lagerfeld  

攝影師Robert Polidori 形容「他像一個裁縫,他看一個人的草稿,十分鐘

十分鐘他就知道怎樣做好它。他喜歡打扮這些照片,選擇開本、紙張及封面。

他知道如何縫紉一本書。」他們為平板掃瞄機跟滾筒掃瞄機吵過一次架。

跟他擦出「火花」的還有另一個風格裸艷頹廢的女攝影師 Nan Goldin

為了處理不到滿意的橘色跟綠色,很狠甩了史泰鐸一個耳光

作為追求完美的出版人,他生意不做沒差,但不能接受「無法做到」這種事,

他用更搞缸的手工分色製版解決顏色問題,最後和 Nan Goldin 握手言和。

他對品質的追求,贏得許多藝術家的信賴。

在一次詩歌朗誦會上和史泰鐸短暫交談後,諾貝爾獎得主 Günter Grass

將他的書從原來的出版商那裡要回來,交給了史泰鐸。。。

 

在這之前,他是個印刷工,整天印政治文宣。年輕時也有當攝影師的念頭,

「我把自己的照片跟布列松的放在一起,發現自己根本不是那塊料。

然後我就知道了,覺得為世上最好的藝術家工作,幫他們完美呈現藝術概念,

好過於自己拍些沒用的啦嘰。」他為藝術家 Joseph Beuys 工作了16年,

學到對材料和美學的判斷「我老問他很蠢的問題,卻總是得到認真的答案。」

直到 1990 年,他才自認為可以出手,開始去作一流的攝影書。

 

史泰鐸每年出版 200 多本書,大概 120 本是攝影類。

他把每一本攝影書都當成高級訂製的特別版來處理,也不在乎成本高得離譜。

「我有最奢侈的攝影書,我不想知道它們的成本。我盡我所能將它們做好。

最後,你知道,你從樓上窗互扔出去的錢不久就會從大門口跑回來。」

 

初次見到史泰鐸的人都會背他的一絲不苟、幹勁和自律驚呆。

他從早上5點半工作到晚上八九點,他控制每一本書的出版,堅持不外包。

他以自己雙手這十根手指,摸過從公司出去的所有書自豪,

對出版從編輯、設計、掃瞄到印刷的所有環節,他都事必躬親,要求苛刻。

 

還是回到影展文宣上,畢竟,我真的因為時間的關係,錯過了這部片。

影展文宣最後為選映的人物這麼標記:

『包括各個不同領域的男性人物,唯一的共同點是他們從不媚俗,

用堅持與專注打造個人特色,他們的名字,本身就是一種風格。』

同樣獻給我看過的時尚街拍鼻祖比爾康寧漢,跟和平飯店爵士樂隊的阿公們

以及~幫我估價的印刷廠老闆。YOU ARE THE MAN.



d458079   

    全站熱搜

    AS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