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_130605151328_  

已經經典到成為神主牌的《夜訪吸血鬼》,這次導演再次下海挑戰吸血鬼片,

即便名號這麼響亮,仍舊救不了《血染拜占庭》變成一部無可救藥的悶片。

好吧~至少比時下為啦啦隊長吃醋,或是為屎臉姐吃素的吸血鬼,來得有點深度。

演的是作了兩百多年吸血鬼,仍不忘情本業,勤奮做雞接客賺皮肉錢的吸血媽媽,

和她彈得一手陰鬱深沉鋼琴、閒來無事還幫獨居老人安樂死的清純女兒的故事。

這兩隻女吸鬼,不見容於全是男人的吸鬼世界定下「女人不能製造同類」的規範,

只能躲躲藏藏逃避吸血鬼「兄弟會」的獵殺,棲身在這家叫「拜占庭」的旅館裡。

 

電影裡沒有歌德美學,沒有古老儀式,沒有永生的滄桑疲倦,也沒有時光的厚重,

《夜訪吸血鬼》舊時代華麗一族的氛圍,也蕩然無存~大家都病懨懨的了無生趣。

這種「要死不活」氛圍當然也指這整部緩慢得要死,也貧血得要死的節奏跟劇情。

歐~就連少女吸血鬼莫名其妙愛上的人類男孩,也是這種肺癆鬼的死樣子(冏)

 

唯一有趣的是媽媽是偷了男人的地圖,跑去海上小島的蝙蝠洞血浴變成吸血鬼。

不知道原著有沒想討論「女人僭越男權」這事,但這劇情不就是我們的神話故事

《淮南子·覽冥訓》裡說的「羿請不死藥於西王母,姮娥竊以奔月」嗎!

但也似乎沒拍出李商隱「嫦娥應悔偷靈藥,碧海青天夜夜心」可能要李安來才行。

不過若是對照《夜訪》因為殺害同類,被處以日曬到灰飛煙滅極刑的吸血鬼母女,

《拜占庭》裡逼得吸血鬼母女亡命天涯的罪行竟是「繁衍同類」,倒是頗堪玩味。

但是這段,我覺得純粹是我想太多,這齣片若沒有跳出來瞎想,其實挺無聊的。

尤其,它設計變身吸血鬼的那個海上小島蝙蝠洞浴血的儀式,真的很「虛」。

 

這片吸血鬼最大的衝突,不是《夜訪》談到的整各族類面臨肉體永生、心靈腐朽,

也沒當年克麗斯汀鄧肯在永遠10歲的身體裡慾望傾軋,最至憤恨爆發、玉石俱焚。

《血染拜占庭》的女兒在正是如花出綻的16歲變成吸血鬼,跟母親最大問題是:

這女的有夠白目,明知道老媽跟自己被追殺,還老愛把身世寫寫撕撕,留下線索,

《國定殺戮日》裡挑合法殺人的日子亂發慈悲,放流浪漢進門的蠢兒子沒兩樣!

兩個字──找死!(攤手~)

到電影圈看更多相關電影評論

    全站熱搜

    AS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