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0x250-fit

時間拉回1967F1最終站富士車道,大雨滂沱,輪胎飛轉帶著引擎轟鳴的吼聲,

尼基勞達帶著被火紋皺的臉孔跟肺葉,從德國死亡賽道的鬼門關裡走了一圈回來;

詹姆斯杭特帶著他剛激幹整層飯店空姐的凶性,死命操爆輪胎要追上落後的積分。

急速中灑得護目鏡都是的水霧,把原本就有兩成的死亡率拉高到不知道多少趴仙!

從地獄裡爬回來的男人,錯失過手裡的王冠,但這趟他要證明,自己飆得過死神;

獸一樣的男人,世界冠軍從沒這麼近過,只要他朝死亡衝刺的油門踩得比誰都狠。

車手的速度。壓力。危險。激情。瘋狂。熱血。在雨中劇烈激盪蒸騰,煉成宿命。

王家衛細膩慢格的雨裡,高速切換車手視角、逼視輪胎暴力刷過賽道割裂的飛草、

還有車體裡發燙抽轉的齒輪活賽、人生跑馬燈的火花,所有細節都在極速中飆閃

捨生忘死飆進絕對零的境界,見證文案說的「Everyone’s driven by something

爭勝路上,終點前後,反覆辯證,性格意志,兩樣男人,為何而戰的,狂飆人生。

 

雷神錘哥克里斯漢斯沃,跟戴牙齒矯形器扮「齧鼠」的《再見列寧》帥哥丹尼爾,

稱「神之選角」地分70年代裡的F1傳奇賽車手,詹姆斯杭特,和尼基勞達。

1378997355-1995537258_n  

 

傳說中幹翻五千個女人、花天酒地的浪子車手,對決浴火重生的超嚴謹苛薄車手,

沒有敵人的朋友,跟沒有朋友的勁敵,絕對不讓你贏跟絕對不會輸的矛盾大對決。

紀律嚴明的勞達,錙銖必較風險與車體性能,幸福是他最大的敵人也是他的力量;

玩世不恭的浪子杭特,會焦慮一輸就失去所有,但他更敢在不該加速處賭命爆衝。

對比強烈的風格讓兩個天才一路從F3纏鬥到F1,各自在賽道上證明自己的強大,

也憑恃這份強大在感情裡擁有守護幸福牽掛、或是累積千人斬的澎湃自信。(冏)

 

尼基勞達當年因外意外輸給杭特,隔年又開著法拉力奪冠,還在經營航空公司後,

以高齡加入麥拿侖車隊再度拿下世界冠軍。所有人生的前因後果,電影均有交代。

安在兩個傳奇車手靈魂裡的引擎,在1976賽季達到前所未有白熱化的激烈競爭,

朗霍華的鏡頭,彼得摩根雙角激盪的劇本,漢斯季默的磅礡配樂,勞達獻聲的旁白

捕捉風馳電掣的這一年裡,他們用油門性命在賽道上磨出的賽車意志與人生信仰~

  

電影不會看完像《玩命關頭》讓人感覺唐老大上身一樣,想油門到底、一飆為快;

反而在臻至絕對領域的靜止裡,看見不同的人生態度與抉擇,怎樣過彎怎樣翻飛。

兩個強烈的性格意志,在飛馳的胎痕裡張牙舞爪現形,在生死時速的流光裡交心。

無關輸贏成敗,勝利與復仇,超越文史資料轉播畫面,重臨傳奇炸裂誕生的現場,

跟著電影坐進超過450匹馬力的鋼鐵飛彈,你會選擇如流星般燦爛的人生一瞬?

要還甘願放棄一時爭勝,自求我道,自信重頭來過還能創造偉大?

 

 

後來突然想到,賽車方向盤都特別小特別靈敏,

在高速下,人生,的確差之毫釐,會失之千里。

 

 

到電影圈看更多相關電影評論

    全站熱搜

    AS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