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早上起床前我還記得的一場夢:

 

 夢裡高中的我趕著去學校上課,眼看就要遲到,衝出巷口就搭上小黃,

上車發現搭到的是一台舊式的車款,車窗是用搖的,車窗鎖是窗條邊按下

去上鎖、拉起來開鎖的拉管,後座位置上是一粒粒塑膠珠珠串起的坐墊,

冷氣出風口還五花大綁了一個藍色扇葉的小風扇。我身旁坐了一個快五十

多歲的阿北,然後司機我認得,是現在工作地點附近沖印店的一位四十多

歲的阿叔(長得有點像夢遺大師劉以達),兩個人皮膚都保養得不錯,老

萌老但還是白裡透紅的。但這些都不夠驚奇,最SHOCK 到我的是,他們

兩個下半身都「褪扣蘭」!我正準備下車,他兩連忙說可以順路載我去上

課不收錢,還解釋說他們的興趣是閒著沒事開車去景點裸奔,請我不要太

驚慌,我想既然大叔阿北都這麼和善了,這樣下車也太不給面子,就放心

讓這台意外給我搭上的裸奔郊遊趴小黃,順路載我去上學。

 

 結果,經過學校發現已經遲到,教官還在門口虎視眈眈等著抓遲到的同

學到旁邊訓一頓。當場我就決定翹整天的課,我說「我今天也不想上學,

不如讓我跟你們一起去裸奔吧!」哈!兩位大哥很開心有新夥伴加入,音

樂放得更大聲、油門踩得更暢快,上了高架往高氣清新的市郊飛奔,車窗

外的風從城市裡的溽熱,慢慢變得充滿秋高氣爽的感覺。

 

 IMG_6355  

 我透過車窗看見高架快速道路的隔音牆邊,冒出一個褐色的機器人的大

頭,估計有變型金剛科博文那麼大隻,造型挺像前陣子演的《環太平洋》

裡蘇聯打造的那隻!我趕緊叫兩位大叔看,但是他們只顧著開車哼歌都沒

看到,車行不過50公尺,我又從擋風玻璃上看到前方有一個只有骨架,但

超大隻,約略有70幾樓高的鋼彈走過來,它兩隻腳分別走在南下北上車道

兩邊的邊坡上,這次大叔們也都看到了,我們興奮的說「我們就在附近的

休息站停一下,邊裸奔邊跟機器人合照吧,呀吼!」

 

 後來我們停在休息站,兩位大叔一下車就開心的連上衣都脫光在一旁熱

身準備助跑裸奔去跟機器人合照了,就等我去廁所撇完尿出來,拿相機幫

他們留下開心的回憶。結果我在廁所碰到我老爸也在撇尿,心裡才在OS

「靠!老爸怎麼會在這裡?」他就開口問「你怎麼會在這裡?」,我只好

硬著頭皮照實說今天翹課,有兩位大叔說要來裸奔我就跟來玩了。老爸不

置可否,說他還要趕著去幫客戶送一個案件要去簽約,只交代了說「不要

玩太晚回家」然後跟我一起走出廁所,跟躲在車子另一邊門後害羞的兩位

大叔簡單打聲招呼,他就去趕路了。我目送老爸離開之後,轉身看看兩位

大叔,他們已經迫不及待雀躍(的確他們的鳥兒都在雀躍)想要飛奔到草

原盡頭機器人的身邊!我也很嗨的邊跑邊脫褲子跟上他們的步伐

 

做完這個沒甚麼營養的夢之後,我就醒來惹。。。

 

 

 

    全站熱搜

    AS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