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eta  

金基德的電影都像則禪謁,《聖殤》說的是母親向害死兒子的討債魔鬼復仇的故事。

鏡頭跟著主角鑽進首爾邊陲像是舊新莊五金零件小工廠一樣就要被淘汰的鐵皮屋聚落。

鏡頭拍著被高樓大廈無情包圍、暮氣死沉的家庭鐵工廠區裡,日復日磨轉的車床機具,

和委身油黑赭鏽的機械邊營生、一個個登場被主角斷手斷腳,拿保險金抵債的小人物。

城市開發、產業轉型跟暴力討債沒兩樣,都是心狠手辣地討錢,直致把他們逼至絕境。

這些都像苦苦求饒的苦主家人咒罵主角的話一樣,都是「拿錢來測試人性的魔鬼!」

我們看著電影裡主角在日復一日、暴戾與無愛的討債生活中浪擲生命,怵目驚心。

這僅是背景,主旋律直到命犯天煞孤星的他遇上自稱是他媽的女人出現了,才開始…

 

電影疊遞紀錄這頭惡魔對女人施予的溫情,從排拒到依戀,從在乎到甚至害怕失去,

還擔憂別人會拿媽媽報復要脅他,奢想金盆洗手,跟「媽媽」重頭過新生活的轉變。

從那之後他就再也下不了手,再也不是那個毫無弱點,代替資本獵食人間的惡魔。

這位母親用令人作嘔的犧牲,騙取惡魔信認,讓惡魔體會親情溫暖,臉上綻放笑容,

等他感受那些曾被他摧毀的家庭中唾手可得的日常幸福,而喚醒深藏的人性的時候,

她再不惜以身殉計,將給出去的愛和希望撕個粉碎!讓惡魔也一嚐失去至親的痛苦。

 

啊啊~所謂「殺人誅心」吶!殺人她還要誅心,豪可趴呀~!

51640658e7bf6  

 

海報上米開朗基羅【聖母憐子像】的構圖跟洋文片名「Pieta」,說得都是「施恩」。

金基德卻把愛恨搓撚成一個「恩」將仇報、關係令人作嘔窒息的故事。

撲面的哀傷絕望充滿濃厚的寓言色彩,也看見金基德一貫的罪與罰與救贖的基調:

《春去春又回》裡蒙面婦女冬夜棄子的幽靜湖寺,是《聖殤》裡貧民區的冷酷異境,

混跡無間的他沒有《春去春又回》裡能悔恨知返的佛門,更無《空屋情人》的懷抱。

看盡生命卑賤,讓那些借高利貸又無賴乞憐的人在他眼中,不過是自尋活該的垃圾;

但原來「魔鬼只是沒有愛的孩子」,只差跳樓就完成復仇大計最後一塊拼圖的母親,

也在死前泣訴『孩子,等很久了嗎?馬上他的靈魂就會崩毀但我怎會這樣難過?

孩子,對不起,這不是我的本意,那傢伙也很可憐,他好可憐

 

這段自白給了愛比死更冷的故事添上一抹莫可奈何暖色,愛始終化解了恨與惡,

這位母親是真愛過害死自己孩子的惡麼吧!從恨裡悔悟出的憐愛是真切存在的。

或有那麼一刻,她也在懷抱裡的魔鬼身上重溫了兒子溫暖,但也沒因此動搖決心。

 

故事,從最開始鐵工廠裡那個吊勾著髮絲的鐵勾,和那聲慘叫,就已經全部註定。

 

當末尾主角換穿死屍身上原以為是「媽媽」織給他的毛衣,三個人依偎在墳中,

才知道他是多麼無助渴愛的孩子!哪怕這個媽媽是假的!這是導演對人性的悲憫。

 

fx_fpkr22299842_0052  

 

我不知道是否緊張「媽媽」被綁架,翻帳本逐戶拜訪曾被他親手推下地獄的家庭時,

他因為看見了人在最卑賤處,一個個生命仍能保存某種接近荒謬的付出、犧牲與尊嚴,

給予他在樹苗下終結復仇的循環的力量與勇氣。總之,金基德鏡頭下的罪都要償贖的!

但金基德天才的地方,就是他永遠比你想得更殘酷,更虐心。

 

沒有耶穌會幫人背十字架,只有揹上了自己走一遭直面罪辱的苦刑,才有了聖殤…

他將自己鍊死在討過債的人家的卡車底下,像當初人家詛咒他那樣任由卡車拖行,

在清早冷藍、肅穆凝重、蜿蜒的柏油公路上,一條血痕一路延伸出靈魂救贖之路。

要人明白,蒼天無語,才是天地的慈悲。

要人明白,愛恨極盡終有悔,那是一處令我們願意相信人死燈不會滅的幻境。

 

你說,最後鏡頭帶到公路盡頭朦朧的遠山層巒,那裡,是不是天國?

 

 

到電影圈看更多相關電影評論

    全站熱搜

    AS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