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53200068_0aafa7ed26_z  

《金陵十三釵》拍俗的叫「賣弄」中國人的苦難;拍得好就叫「拍出」中國人的苦難。

「中國人的苦難」這梗,別說五千年了,光北伐抗戰文革都讓人想喊「還不夠多嗎?!

相比張藝謀《金陵十三釵》竭盡煽情能事,把戰禍裡中國人的人性鍍金,拍得閃閃發光;

那我還比較信馮小剛的《1942》裡日頭赤炎炎隨人顧性命的自私自利作風,才是真面目。

最打進我心裡的一幕是,軍法官沒收落難財主的土銃,他說「留著槍防誰?」

是啊,中國人防的不是日本人,是趁火打劫的自己人,早就是大家秘而不宣的默契。

 

1942河南大旱,圍牆下數以萬計的逃荒災民,圍牆上大魚大肉的官兵,天空上烽火綿連

電影的一個鏡頭就拍出了一座城牆,兩個世界,中國人就是這麼繼往開來、承先啟後。

時至今日也沒半點違和感,了不起牆裡牆外、這岸彼岸,換過一批人一個世代而已。

 

馮小剛《1942》搬出來講的「中國人的苦難」,就是抗戰時死了300多萬人的河南旱災。

乾旱是成因,但死為何能死這麼多人?老蔣的國民政府轄下其他省分難道沒接濟嗎?

馮小剛的大鏡頭,意有所指地把主因拉到國民政府「藉河南災民拖住日本軍」的戰略。

從老蔣的盤算,到他「我也是看了報紙才知道」所發動的賑災,又被權貴層層被貪汙;

從明知河南大旱,還強徵三仟萬軍糧的軍頭,到小兵假前線需要之名對災民強搶擄掠

逼得數以萬計的災民賣妻女換米、人死放狗吃、飢寒交迫地跋山涉水幾百里到鄰省,

卻被洛陽陝西的自己人用冷酷的機槍掃射拒於門外,說「你家鄉發救濟了,再走回去吧」

(靠~最好這批餓到歐搭訕的,還有力氣爬個幾百里回去。)

 

---

題外話~看這齣的時候,我腦海一直不由自主地在播放這首歌啊

 

---

 

特愛1942》海報上寫怵目驚心的這句:「螞蚱吃莊稼變成了人,人造反就變成了螞蚱」

而大時代的故事也要一張張斧鑿深刻的臉孔,讓角色圓備、層層迭遞地來演繹人間慘劇:

土財主堅信有錢能使鬼推磨,什麼都想著利益輸送解決,直到換無可換,拿女兒換米

本來鬧著要回校參加抗日運動的閨女還撕了書生火把煮愛貓換取兄嫂產後一頓溫飽

婆婆趁剛生完小孩脫力而死的媳婦身上還有餘溫,趕緊要兒子抱著初生嬰孩多吸口奶

總是馬後砲說人是不信耶穌才遭逢災劫的傳教士,怎麼幫唱彌撒也闔不上亡者的雙眼

想來所有人餓得都快沒命了,誰還管禮義廉恥、民族大義、知識教養、上帝佛祖啊?!

也難怪,日本鬼子發個饅頭就能輕易招安。

 

在「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的世道裡,能「活著」已是萬幸。

電影總是繞著這個終極命題兜轉,誰不是為了活著,放棄尊嚴、家人、人性。

一慘還有一慘慘,這次馮小剛的活著顯然要比張藝謀當年《活著》,要艱辛好幾倍。

最後孑然一身的土財主牽起倖存的陌生娃兒的手「叫我聲爺,咱爺倆就算認識了」

兩個人卑微的身影就整幕屍橫遍野、蒼茫茫的雪地裡,踽踽行走,慢慢消失。

啟發不大,但也算如實。電影一個勁的賣慘到最後,終於是給了點溫暖。

 

不過話說回來,要是馮小剛真帶種或是真有點作為電影人的社會歷史良知的話,

那麼就應該拍個餓死4000萬人的「1962三面紅旗大躍進」來給大家看看(敲碗)

老拿國民黨這個「前朝」作文章,也光彩不到哪裡去。

 

 

 

到電影圈看更多相關電影評論

    全站熱搜

    AS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