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和他的鯨魚】

 

黑色的雨傘是行色匆匆的早晨

藍色的雨傘是荒唐懦弱的夜晚

是誰在日夜交替的縫隙裡面抽算一張又一張命運的塔羅

我們隨他的運氣,狼狽地落在地上

上帝踩過腐葉泥濘的小道走進公廁,指著男人叨念你有罪

他不耐煩地拉上拉鍊,撥開流漢漢的髒手沒好氣地吼回去

「我沒醉,你再煩我試看看。」一串語言踉踉蹌蹌翻進地鐵月台

 

沒有人看見他牽著一隻沉默的鯨魚走進車廂

閃過層層碰撞攔阻他的公事包,和裡頭每一台堅若磐石的電腦

和他的憂鬱一屁股坐在最角落的位置,那是他心裡王子的寶座

戴起耳機輕輕哼唱完電台情歌,接著唱說要搭上最後一班列車

用最溫柔的速度離開某個人的身邊。

 

記得我們曾經擁有過溫暖的過去,直到有一天各自在這

一年到頭24小時都永遠敞亮著灰濛天色的薄暮之城裡

醒 來

 

每晚都換上一個新名字的男人

總是在陌生的街角和窗口,等待目擊他生命中那幾個女人

每一幕的眼淚、緣份和高潮,把她們默默記在手帳裡

並且在酣睡的夢外,起身為他的女人打死一隻惱人的蚊子

他滿懷心事,倔強的不想告解。

 

 

 

    全站熱搜

    AS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