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先說拍葉問,哪曉得找棵樹卻發現整座森林,拍出時代動盪浪花淘盡的民國武林群像。

但導演是王家衛,功夫片拍著拍著就變成一代宗師們的風花雪月文藝片,其實也不意外。

可我猜著大半,卻沒料想最後竟是文藝變穿越。沒錯~周慕雲蘇麗珍,又他媽的穿越惹。

而且還是葉師父回憶作旁白,緬懷跟青春情愫、民國武林一起消逝的「一代師娘傳奇」

2013010913313337715  

各路高手構成的江湖,一下在落雨飄雪的場景裡開打,一下又縮影在煙花酒樓裡比試,

宗師們各自飄零到香港,江湖規矩有傳承也有叛逆與了斷,風華吹散,情~也回不去了。

不過鳥飛過,即使沒留痕跡。卻也在心頭上飛過了。這,始終還是王家衛的喟嘆。

詠春勁取、八極剛烈、八卦圓轉、形意狠辣,但王家衛卻拍得溫柔,講得還是戀人絮語。

你以為打的是招,其實他拍的是意,是招意,也是恩仇快意,是情意,也是人生寫意。

  

「聽人家說,這世界上有一種雀鳥,是沒有腳的,它只可以一直飛阿飛,

 飛累了便在風中睡覺,這種鳥一生只會落地一次,那就是牠死的時候。」

 

那年,春風得意的葉問,跟隱退前南下找人「傳燈」的八卦形意掌門宮寶森,掰餅論武。

葉問「天下之大,又何止南北」讓當年一句「拳有南北,國有分南北嗎」的宮老爺欽服。

倔傲的宮二小姐自信宮家絕沒輸過,背地找了葉問過手,翩然騰空鼻息相聞,四目交對,

那刻彼此都看懂了對方的功夫與情意。只是宮家六十四手,這夜後,葉問終究沒再得見。

  

1960416號下午3點之前的一分鐘你和我在一起,你我會記住這一分鐘。」

「我距離她最近的時候,只有0.01公分,57個小時之後,我愛上了這個女人。」

 

葉問不知他在南方訂做毛皮大衣,想北訪宮二,卻因日本侵華,只能流落香港的時日裡,

宮二在北地為報父仇斷髮奉道,立下不婚不後不傳藝絕誓,清理門戶卻也因之傷筋癆骨。

橫著宮家從沒輸過的這口氣,立下登峰造極的武林高山,也為一身絕學與青春自作斷崖。

就在躲避戰禍的南下列車上,宮二順手掩護了因為叛逃被組織追殺的八極拳高手特務。

三人不約而同到了香港,留一口氣點一盞燈,在街坊掛起招牌營生「這不也是個武林!」

 

MASTERS  

 

葉問、宮二,梁朝偉與章子怡,民國時代的周慕雲和蘇麗珍,不管在哪個時代,

再相遇,就算再也想不起難忘的是什麼,卻還是跟《花樣年華》走來一樣的有緣無分

一樣的活在當下卻封鎖內心,一樣的一生快悔追憶都相同,只能獨自徘徊,舊夢中。

就連一起走過午夜長街,這群痴男怨女還是不給自己也不給彼此留個轉圜的餘地。

 

「又見面了蘇麗珍。」「你也在,周慕雲。」沒辦法,誰叫我們都在王家衛的故事裡。

 

我們都得跟著他迷戀起張愛玲,在川流迷離的人群裡遠望若有所思的凝駐身影,

看著背景邊掛著偌大的老鐘的月臺下,開往2046的時間列車一往無回地駛動,

在百轉千迴、瑰艷細膩、糾結纏綿裡邊,耽溺於張氏偏愛在故事裡的尋章摘句。

 

f04da22dd67612604f4309  

  

只不過《一代宗師》那條掛滿功夫宗派招牌的武館一條街,說得也不只是武林山頭,

真正讓宗師們越不過的高山,是生活。正因世間險阻生活艱難,才想問「跟我走嗎?」

邀請對方浪跡天涯的問句,幾乎成了王家衛電影的經典告白,但往往都是沒能成行的。

  

《旺角卡門》華仔要帶張曼玉離開香港《花樣年華》周慕雲拿船票邀蘇麗珍私奔不果,

《一代宗師》葉問也難以赴宮二之約。兩人在時代戰火流離下重逢50年代初的香港,

那枚從當年沒去成東北,不得不典當的大衣上拆下來的鈕扣,是信物,惦念都在裡面,

但宮二自訴「我心裡有過你,不怕說出來。喜歡人不犯法,但也只能到喜歡為止了。」

章子怡演的宮二對葉問說「在最好的時間遇到你,是我的運氣,可惜我沒有時間了。」

像極《東邪西毒》一生倔強的張曼玉淒訴「我一直以為自己贏了,直到有天看著鏡子,

才知道自己輸了。在我最美好的時候最喜歡的人都不在身邊,若能重新開始那該多好?」

周慕雲2046》也說「終於明白,其實愛情都有時間性,太早太遲認識,結果都不行…」

可惜,葉問懷揣掌心底下葉底藏花的那枚鈕扣,也像《花樣年華》裡那張約不到人的船票

 

也難怪~世間相遇,都像是久別重逢。這一別,就已然前世今生。

 

 

到電影圈看更多相關電影評論

    全站熱搜

    AS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