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首簡單的歌唱盡人間百態,靜靜地唱出濃郁的灰濛濛的對現實社會的憂悵。

彼岸此岸,資本說了算的文明社會,又有多少耳朵會停下腳步

好好聽聽路上的人們和角落的我們,對眼下的生活怎麼喟嘆怎麼說呢?

---

 

 

【聽說】By黑鑽石樂隊主唱華子創作

聽個工人說,好久沒有喝過可樂;聽個商人說,今天該吃點啥呢;

聽個保安說,他一個月能掙百多呢;聽個小姐說,她一月八千真的不多;

聽個要飯的說,他手機換了好幾個;聽個下崗的說,他呼機都沒有用過;

聽個暴發戶說,只有大奔能配得上我;聽個鐵路工人說,我騎了半輩子飛鴿;

聽個的哥說,我睜眼就欠二百多;聽個警察說,我一年罰他幾萬多;

聽個小伙子說,要找對像得先有輛車;聽個大姑娘說,你沒錢就別把我摸;

聽個小學生說,媽媽我就要這個那個;聽個大學生說,吃的不貴爸爸放心吶;

聽個孩子說,誰耐吉愛迪有我多;又聽個孩子說,我好想有一個課桌;

聽個老搖滾兒說,無房無車無存摺;聽個小歌星說,千八百萬有什麼;

聽個大文人說,當代詩歌是片沙漠;聽個小詩人說,餓死我也不寫小說;

聽個網路歌手說,我一首爛歌火遍中國;聽個窮畫家說,我一千張畫沒人懂得;

聽個破導演說,拍戲就為潛規則;聽個爛演員說,想成名你得捨得;

聽個混子說,有事咱就酒桌上嗑;聽個傻子說,吃飽不餓我就快樂著;

聽個瘋子說說,我要革命我要解脫;我聽個瞎子說,是誰在唱這首破歌。

    全站熱搜

    AS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