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x_ften5138670303  

科幻,不是機關槍變激光槍、四輪跑車變磁浮飛車、手機真的變成手掌裡植入按鍵

好吧,甚至有幾個外星人出來撐場面,這些都只是科幻片的「道具」或者「龍套」。

有沒有科幻、算不算科幻、夠不夠科幻這檔事,最主要的是提出一個「if…」的問號:

假如人類探索物種與文明的起源,碰到造物主的那一刻,會怎樣?這是《普羅米修斯》

假如未來工資給付、買賣交易,和生命都用時間來交易儲存,會怎樣?這是《鐘點戰》

假如未來社會為了穩定與秩序,所有人必須服藥壓制感情,會怎樣?這是《重裝任務》

假如被感染,醒來變成被人類「不人道」對待的外星難民,會怎樣?這是《第九禁區》

假如我們在其間工作生活、生老病死的世界是場集體夢境,會怎樣?這是《駭客任務》

假如獵殺瑕疵人造人的殺手,在追捕過程中愛上了人造人,會怎樣?這是《銀翼殺手》

假如機制能預見犯罪發生、提早逮捕,碰上另有隱情的案子,會怎樣?這是《關鍵報告》

假如記憶能洗掉重灌、能花錢買一段調配過的綺夢,萬一夢裡夢外真假難辯,會怎樣?

這是1990年保羅范赫文的《魔鬼總動員》,也是2012翻拍前作的《攔截記憶碼》。

 

假如科技進步,對社會帶來改變,人性能不能適應?會不會為了適應而變形扭曲?

這些if丟出的問號,有質問人性,有逼現體制階級,也有的問出「莊周夢蝶」的禪謁。

前後兩部Total Recall》都設想了,假如腦袋的思想記憶,可以Format可以Recover

可以Input也可以Output,可以人工調配製造一段記憶中的歷險或綺想…

沒有發生過的存在,卻在記憶中歷歷在目地存在過?那存在的意義是不是要被改寫?

如果隨著植入新記憶發展出的信念,跟被洗去的真實,相衝突?你要選擇哪個自己?

當下那個?還是過去那個? 

 

這兩片,都有加了大量的槍戰追逐、爆破打鬥,跟最後一秒拯救危機的好萊塢元素。

只是,凱特貝琴薩他老公導的《攔截記憶碼》場面更豪華、追逐更緊湊、道具更酷炫!

阿諾版是火星殖民地渾渾噩噩的礦工,放假日想買段007的記憶冒險旅程。

柯林法洛版則是核戰後的一個地球兩個世界,窮極無聊之下,也跑去體驗007記憶。

---

下面這句有雷(手賤就自己反白)

被改編成電影故事的【Total Recall】,都讓主角最後踩雷自爆「雙面間諜」的身分

---

阿諾是注射後陷入虛實難辨的記憶夢境中迷航,而柯林法洛是才正要被注射

就被強勢火力破門追擊。跟阿諾一樣被「記憶中」結婚好幾年的騷辣老婆窮追猛打

(前作是莎朗史東,新版老婆是凱特貝琴薩)最後是遇上夢裡的革命情人來解圍。

最後循著「過去的自己,留給現在的自己080-71-71(能幫您記憶、記憶)的線索」

找到問題核心:WHO AM I 新版對這個存在意義的提問,給出了漂亮的回答:

能決定你是誰的,不是過去你的身分,而是你現在作的選擇。

 

REMEMBER  

 

阿諾版《魔鬼總動員》背景在火星殖民地,各種被幅射射得面目全非的屌面人滿場跑。

奇想的輻射人種,和挖出「好大一球鼻屎」的GPS定位器畫面,當年真的讓我瞠目結舌。

新版的《攔截記憶碼》則融合攻殼機動隊1、第五元素、銀翼殺手的風格,打造殖民世界

比起舊版受限技術在棚內馳騁奇想的火星溫室,新版創造出了既壯觀又擁擠的未來感。

有倫敦大笨鐘跟紐約摩天高樓的天龍國邦聯 VS 老是天黑雨不停的落寞東方風情殖民地

透過地心引力快速往返的,運輸殖民地勞力給邦聯帝國的設定,帶出階級革命的劇情。

 

只是,新版挺可惜,沒像舊版那樣,對受壓迫的殖民地群眾的庸碌與無奈多作描述,

浪費了旺角老街侷促的招牌街景、蘇杭的燈籠茶樓和湄公河的水上人家

和牆上一堆中文、日文、韓文交雜的廣告招牌和斑駁海報,所拼貼出的末世風景。

 

更可惜的是,没善用裡記憶旅行的記憶碼公司Rekall,大秀幾段虛擬旅程的綺夢。

浪費了「歡迎來到記憶碼公司,這裡可以讓你的夢境變成現實」的slogan

如果讓黑人同事跟柯林法洛聊到「第三班某某某也去過Rekall,結果玩到切除腦前葉」

還不經意安排~讓阿諾的照片驚鴻一瞥(嚇)~幹!降拍~這片就威過安海瑟威惹!

 

鼻屎   

阿諾版的《魔鬼總動員》充滿卡通般誇張的情緒張力,和劃時代的未來奇想,

相對阿諾的橫衝直撞,柯林法洛版的《攔截記憶碼》則有了凌厲的動作追逐。

不管是阿諾曉夢迷蝴蝶的雙重自我認同衝撞,或當下信念決定自我認同的柯林法洛

前後兩個版本的Total Recall~我都很愛。

 

 

到電影圈看更多相關電影評論

    全站熱搜

    AS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