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643687201205181531331346247224606_004  

從漁民養子打拼成富商的奮鬥歷程,的確是能炒成「船王大亨之泉哥傳奇」的傳記電影,

難怪大陸片要叫《浮城大亨》靠雷洛傳、賭城大亨新哥傳奇那種江湖打滾的梟雄味當賣點。

但其實電影沒什麼你死我活的心機手腕和街頭生存法則,也沒什麼爾虞我詐的商戰風雲,

反而香港《浮城》就文藝得多,比較match電影裡有點矯情散文腔的「身世」回憶自白。

雖然也有講到主角怎麼往上爬,但呈現的卻是香港「獅子山精神」的胼手胝足與親情羈絆。

但人文掛導演嚴浩應該不會只甘於這樣,從與徐克合拍的棋王,他自己的滾滾紅塵

都喜愛用動盪的大時代下小人物的縮影,來追問一個國家、一座城市、一群人的「身世」。

 

香港從小漁村變東方之珠,就像從赤腳的家人(註)西裝革履上岸變成亞洲金融中心

這個小島從歷經英國統治到回歸中國,一切都跟主角從的奮鬥與身世勾連在一起。

郭富城演的布華泉的出身就是個象徵,他生母上在上船收剩菜時被英國水手強姦生下他

他一出生就被賣給水上漁民撫養,他從小就因為自己長得不一樣不斷自問「我是誰?」

小表妹告訴他「你是鸚鵡魚」,船東說「你是番仔洋雜」,英國雞掰上司說「你是半生熟

海關說「對於英國人,你是外國人」,陸客對這個國語很好的「老外」也堅持用英文問路…

嚴浩用主角的身世,隱喻了香港獨特卻也尷尬的文化歷史處境。

 

的確,大英帝國對香港的改造,就像布華泉進教會學識字,考進英屬第國東印度公司後

又靠自己半工半讀學洋文、念學位,直到遇上伯樂後的際遇。

在主角20-60多歲這四五十年跨度裡,也是香港從偏遠的殖民港變成世界大城的五十年。

電影真正要追問與銘記的,其實是香港身世,才藉著主角不斷自問「我是誰?」的認同問題

才透過騰達顯赫的主角,夜闌人靜時凝看手中一樣樣親人們的家物,傳達莫忘來時路的感情

才會用鏡頭catch郭富城這個揹負時代使命的角色,他眼神裡面堅毅進取的「獅子山精神」

 

---

(註)家人,清光緒《崖州志》稱為蛋民,男女罕事農桑,惟輯麻為網罟,以漁為生。

這些漁民就是住在避風塘內漁船上的水上人家。蛋家人也常被寫作疍家或蜑家。

---

 

雖然故事在性格隱忍的主角「不動聲色」的回憶念白裡顯得有點疏離,是有點缺失的

但好在鮑起靜演的養母著實動人,尤其郭富城握起阿娘顫顫的手一筆一劃教母親寫「魚」字

她篤定說要學寫字考船主牌「就能租船,讓送養的孩子都回來,一家人死也要死在一塊。」

這裡突然有種【星星知我心】的感動就在這樣扎實飽滿的角色裡,給召喚出淚水。

 

嚴浩處理細節的地方除了親情細膩的表情對白之外,也在鞋子上做功夫

比如讓牧師送布華泉人生第一雙木屐,讓他有勇氣離開小舢舨走進比大海更波蘭壯闊的世界

而這雙木屐也在父親海難、家計困頓母親不得不送養弟妹裡出現…

到後來他功成名就,要出門應酬,拿在妻子手上的皮鞋,還情人挑的皮鞋,就變成了種選擇

穿上哪一雙就註定會冷落另一雙,只是他並沒有注意到。

 

楊采妮演出郭富城的糟糠妻,因為自卑不闇英語與社交,只能把應酬場丈夫身邊的位置讓給

輔助丈夫事業的劉心悠直到女兒在郭富城應酬返家,拿著母親壞掉很久的助聽器給父親看

郭富城才知覺自己一心追求事業,忽略了家庭妻子多久,妻子也自我封閉了多久

最後他進廚房像拿鑽戒盒那樣為楊采妮戴上助聽器,輕哼水上人家的情歌小調

買包花針隨路撒,找針容易找妹難,最後一聲嘆問「阿妹呢」摟緊老婆的那幕

楊采妮的感情圍困終於守得雲開見明月,在她猛點著頭擦著淚水的笑裡欣慰的化開了。。。

 

電影最後一家人在船上把阿娘的骨灰灑向大海,香港的風風雨雨、六七反英暴動

八四年中英聯合聲明、九七回歸的昨日,像波光粼粼、歷歷在目…

戰後嬰兒潮的那一代港人擁有努力往上爬就有機會騰達的經濟起飛年代

也一家人過不得溫飽、親子關係因為工作疏遠的年代…

電影拍的是帝國東印度公司第一個華人大班、香港船王的故事

說的卻是香港身世與老一代香港人的情感與精神,莫失莫忘。

 

 

    全站熱搜

    AS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