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U

其實在這部電影之前,我並不是那麼知道「翁山蘇姬」,只知道她為了推動緬甸的民主化

被猖狂跋扈的軍政府軟禁十幾年,在分隔兩地的英國籍丈夫奔走下,榮獲諾貝爾和平獎,

從策略上來說此舉成功讓被軍閥高壓獨裁統治的緬甸民主與人權問題,得以獲得國際關注;

但電影也拍出我疏漏了的情感,那是遠方的丈夫想方設法要幫孤立無援的妻子求的保命符。

電影也拍出了一個母親對愛的信仰、犧牲與堅定:她受迫選擇與摯愛的丈夫孩子分隔兩地,

一個人留在父親爭取獨立、推動民主過程裡,遭逢政變被槍殺的祖國傷心地

一個人在軍政府部隊肅清學運的街頭,營救一個個就要喪身在囂張失序的槍響下的年輕生命

一個人在走在前頭,穿越成排箭在弦上的槍桿,領著請託她籌組政黨推動選舉的民眾向前走

放棄她大可以便宜行事的喪父仇忿去製造政治對立,用修復正義取代報復式的正義追求轉型

在她被蠻橫的軍政府軟禁了十多年後,依然希望人民不要有恨意,我記得她受訪時說過:

「不希望民主運動以仇恨為基礎,民主應該基於一些更正面的情感,比如對於未來的信心,

相信我們的國家未來應該變得更好。不論如何,想要達成國內和解,你不可能依賴仇恨

 

不管是在電影裡,還是看完電影后,讓我在網路、報導與文獻上搜尋到她的遭遇與主張裡邊

都讓人看到她別著花、清癯的身影,在顛狂的世界裡,只是一個人,一個人守著文明的道理

一個人,堅持著對民主自由、對土地人民與親友家人的愛的信仰,

一個人,讓我們知道,擁有堅強靈魂的人,慈悲並不會一擊就碎。

 

電影從翁山將軍對女兒講述緬甸曾經自由豐饒,卻被征服者帶來的戰火與統治蹂躪壓榨

盧貝松隨後用他擅長的動作節奏,拍出翁山將軍在推動民主的會議中遇刺的殺機暗湧。

盧貝松慢動作呈現翁山將軍回過身,對著指在頭上扣動版機的槍管,寧靜安詳地緩緩閉眼。

這幕也與後來翁山蘇姬緩緩走過成排持槍士兵,走向演講台,在槍膛對峙前閉眼的畫面呼應

好幾次被軍方非理性鎮壓屠殺的槍響所驚懾的身軀,壓抑著顫抖,坦率走過劍拔弩張的槍林

那個冷汗浸濕背衫鏡頭,幾乎讓人激動落淚!

不是不怕死,而是有比生命更重要的東西,讓她擁有無懼的情操,承載自己與國族的傷。

suu2   

在英國結婚育有兩子的翁山蘇姬,接到母親病危電話趕回祖國,誰知道這一回去就是20

簡陋的醫院外反對軍政權的遊行經過,士兵殘暴地對手無寸鐵的學生和來勸阻的醫生開槍

還猖狂叫囂著「我有紅領巾,我可以殺人!」翁山蘇姬懷裡學生的鮮血染紅了她的衣衫

這一幕,楊紫瓊眼神所流露出的震驚,也讓蘇從為人妻母的傳統東方女性角色裡產生變化

 

suu3   

流暢的敘事,紀錄她從原先心痛地旁觀時局發展,到接受學者請託籌組政黨、角逐選舉,

從被動到毅然決然,總喜歡在髮髻別上蘭花的東方女子,她溫柔堅毅的力量正在綻放;

從大金塔前百萬人民站出來的演講,到掃街拜訪、辦小型政見發表,會晤各族群代表

再到忌憚蘇聲勢壯大的軍閥秘密暗殺、槍決、監禁支持蘇的同僚與民眾、軟禁翁山蘇姬

甚至要她在回英相夫教子,和留在組國被軟禁間「自由選擇」,我還記得她氣得回說:

What kind of freedom is that! 』(ash:是啊!這算哪門子自由!)

 

相較於同檔期上映宛如教科書編年條列沒國情報頭子胡佛傳記電影《強艾德格》,

以及梅莉史翠普神級演技重現重大歷史場景裡的《鐵娘子》柴契爾夫人,

翁山蘇姬》切得更深更人性,看得到故事前段她眼裡的哀傷,

一點一滴轉變成偉大的力量。電影裡穿插了大量她在家庭與祖國之間的掙扎與兩難:

她要是離境回英國跟家人團聚視她為眼中釘的軍政府是再不可能讓她回來的!

電影也拍出蘇的英國籍老公對妻子的愛,深厚到體諒包容了妻子為理想不得不得犧牲。

她當歷史學者的老公Michael Aris,更拖著罹癌的疲病身體,四處在國際社奔走,

會為妻子與緬甸的自由民主發聲請命,期望藉由國際社會的關注與壓力,

促成軍政權在開放公民選舉上的讓步。

 

而被切斷對外通訊的蘇,只能靠著廣播,不在場參與自己獲得諾貝爾和平獎的榮耀

在幽閉斷電的老家,她喜極而泣應和著授獎現場廣播傳來的「卡農」,獨奏長達2分鐘;

1999年她丈夫辭世的那夜,她也是隔著遠方傳來訊息,在夜裡獨自哭倒抽搐在地

 

電影當然還是有小小的缺陷,一是過多的英語對話,而緬甸話說得太少,是為缺憾;

二是較少刻劃她領導反對黨長期抗爭的策略與論述,讓人有點「以父之名」的錯覺;

三是把在密室搞政治的軍閥們的腦殘壞蛋嘴臉,處理得像卡通化、樣板化的「大帥」,

反而片頭妄恣槍殺學生的小軍頭,撤哨前對蘇比槍射殺的輕蔑挑釁手勢,更為生動。

但仍是瑕不掩瑜。

 

《以愛之名:翁山蘇姬》的最後一幕是2007年緬甸僧侶遊街抗議的畫面

翁山終於能走出自家樓宇,站上大門的另一邊對支持者的講話這一刻,對應著

去年軍政府最終抵擋步過國際壓力與統治勢力的衰退,同意釋放翁山蘇姬的發展

及今年41日翁山蘇姬和他所帶領的全國民主聯盟即將拿下所有國會補選席次的聲勢

你會發現,楊紫瓊的扮相跟演繹,完全跟新聞歷史畫面裡的翁山蘇姬本人疊合

~神之選角啊!!

suu4   

當卡農的樂聲響起,即便在極權統治中被恐懼暴力所蒙昧的人們,不知民主自由為何

但他們總會抬頭仰望天光,傾聽悠揚樂聲打哪裡傳來

親近過翁山蘇姬的人,就會像電影裡那幾個軟禁期間看守翁山蘇姬的阿兵哥一樣

似懂非懂,卻怡然享受地告訴旁人說:『It's called "music”

 

我想起翁山蘇姬在國際媒體的訪談中提到過說:「如果我們想教會某人自由思考的重要性,

你不能因為他不會自由思考就揍他…這樣可教不會他獨立思考,而只會把他嚇住,

讓他感受到與自由截然相反的東西。」

而電影最後字幕也引用了翁山蘇姬的一段話「用你的自由,來促進我們的自由。」

 

--- 

後話:

電影裡,翁山蘇姬常說,你不會時常想到政治,但政治卻無時無刻不想到你。

即便身處看似自由民主的台灣,也有很多人以為政治根本是天高皇帝遠的事。

也有很多人受到自身族群與顏色的認同蒙昧地去投票,如果不是房子田地有一天莫名奇妙要被拆

如果不是有一天我們的統治者莫名其妙對民生物資說漲就漲地公然搶劫,還怪你不懂經濟

如果不是遇到抉擇或者受到壓迫,你會感知到自己是活在政治之中的嗎?

 

---

延伸閱讀

aung san suu kyi   

民主鬥士翁山蘇姬帶領黑暗緬甸重見光明

帶領反對黨成員首度進入國會殿堂 

 

由翁山蘇姬(Aung San Suu Kyi)領導的緬甸全國民主聯盟,在四月一日舉行的緬甸國會

中贏得43個席次,這是反對黨成員首次進入國,樹立緬甸民主重要里程碑,但對緬

甸民主鬥士翁山蘇姬而言,這卻是個開始。

 

 二○一○年十一月十三日下午五點,緬甸仰光市中心、風景優美的茵雅湖畔、門牌號碼「

學路五十四號」的大門被推開了,一群荷著步槍與催淚彈的軍人站在裡面,面對著門口

一群拿著翁山蘇姬照片的支持者,軍人與群眾對峙著,但是,緊張的情緒中卻沒有劍拔弩

張的對立。

 n201118807535214e16471013801  

翁山蘇姬的獲釋為民主沙漠帶來第一場大雨

軍人與群眾對峙的畫面凝滯二十分鐘,直到六十五歲的翁山蘇姬從帶刺的鐵絲網後方走出

,群眾爆發歡呼的聲音:「翁山蘇姬萬歲!」「DawSuu!(蘇阿姨!)」歡呼聲浪一波又一

波,翁山蘇姬被群眾的歡呼與熱淚淹沒,在長達十分鐘的歡呼之後,身軀瘦弱的翁山蘇姬

含著淚水說:「好朋友們,好久不見!」接著,她的聲音立即又被群眾的歡呼所淹沒。

 

 「大學路五十四號」是緬甸民主聖地的標誌,翁山蘇姬的獲釋,宣告長達二十一年的政治

監禁終於結束,更是緬甸軍政府長達五十年的鐵腕統治突然轉向的戲劇性轉折點。一名比

翁山蘇姬早幾個禮拜獲釋、剛剛坐完十九年監牢的政治元老,向一群西方記者說:「我和

其他政治犯獲釋,就像為花盆裡的枯枝澆水,但是翁山蘇姬獲釋,卻是雨季的第一場大

,讓整片整片的農地,冒出了一片綠油油的新苗,百花即將盛開!」

 

翁山蘇姬的釋放,代表超過五十年的緬甸軍事獨裁終於走到盡頭,掌權的吳登盛(U Thein

 Sein)總統在二一○年與二十三位軍事將領一起卸下軍裝,組成民主政黨,更改國號、

國旗,改選國會,更在今年三月舉行國會議員補選,翁山蘇姬所屬的全國民主聯盟(Natio

nal League of Democracy, NLD),在四十五席補選席次中大獲全勝,一口氣拿到四十三

席;雖然在參、眾兩院合計六六四席的席次中還是少數,但是,民主選舉終於在緬甸的

土地全面開花,揮舞著NLD「戰鬥鳳凰」紅旗的支持者不必再擔心遭到恐怖監禁。

n201118807535714e164715cd5a2   

亞洲的糧倉卻淪為與北韓齊名的人權煉獄

歷史給緬甸開了一個大玩笑。這塊廣達六十七萬平方公里台灣的二十倍的土地風調

順、土地肥沃,又蘊藏豐富天然資源,向來是亞洲最重要的糧倉,然而,在軍政府鐵

血控制下,緬甸卻淪為與北韓金日成政權齊名,惡名昭彰的人權煉獄。

 

二次戰後,緬甸民族英雄翁山將軍率領獨立軍,把壓榨緬甸人民的英國殖民政府趕走,

但是翁山只多活了一年,就被自己的叛軍暗殺。十五年後的一九六二年,曾與翁山並肩

作戰的尼溫將軍奪取政權,翁山的太太被派往印度出任大使,實質放逐海外。從此緬甸

軍政府以高壓血腥手段,箝制著國土的每一個角落。美國記者艾瑪拉金在她的著作裡描

述:「在緬甸,我們早晨是黑暗,中午是黑暗,全天都是黑暗的。」

 

從尼溫將軍在一九六二年政變奪權,到一一年吳登盛將軍經過全國大選就任文人總

統,緬甸的軍事獨裁統治近半個世紀,這個物產豐饒的國家,在二次大戰之前遠遠超越

台灣、新加坡,如今卻淪為人均國民所得只有一千三百美元,列名全球最貧困的國家,

有三分之一的人民生活在貧窮線下,除了國家統一之外、只剩下腐敗政權的黑暗大地。

 

美國中央情報局對緬甸的官方描述,有著異乎於一般政治文獻的鮮明文字:「緬甸,一

個天然資源豐富的國家,受困於政府全面的監控、無效率的經濟政策、貪汙腐敗。」「

藏量豐富的天然氣,被少數的軍事領袖把持,年起推出的『民營化』政策,國

資源進一步遭到軍事家族瓜分,擴大了壟斷階級與社會大眾的差距。」

 

【全文請見今周刊799

 

 

到電影圈看更多相關電影評論

    全站熱搜

    AS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