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房價、高物價、高失業率」三高問題,本身各自有解藥,也各有副作用。高房價問題,

就看政府想保誰,想保利益集團就要繼續用優惠貸款跟低利為房市背書,想保老百姓就得用升

息跟緊縮貸款的手段來打房。OK~要將打房進行到底,透過緊縮貸款、升息的確可以減少貨

幣投放,舒緩通膨減輕高物價的壓力,但副作用就是減緩經濟成長率、GDP降低,結果讓高失

業率問題雪上加霜;FINE~那我們要經濟成長,要降低失業率,沒辦法只好又放寬企業融資與

民間貸款,增加市場投資的活力與熱度,靠~結果咧?甜頭還沒嚐到,房價跟物價又被炒起來

了。

 

 好。不搞溫和的貨幣調控,那狠點,有請營建署跟國稅局聯手從「實價登錄」玩到「實價課

稅」吧,先不說國民兩黨多少立委有建商背景,也不提以前有人才想說祭出「證交稅」就丟了

烏紗帽先把自己變成祭品,光這兩點就讓稅賦這招在政策端上台前的「喊芭樂拳」裡,被列為

三教禁招。就算哪天政府有懶趴有尬雌,自詡為「經濟發展火車頭」的營建業也有本事涵扣「

你打房,我裁員,有種你打看看!」結果給高房價下的解藥當場又變成高失率的毒藥,甚至把

追著房價跑的熱錢趕去玩原物料搞高物價,大陸宏觀調控不也調出一波波「蒜你狠」「豆你玩

」「薑你軍」的炒民生物資熱。哀~怎麼救,都是顧此失彼。

 

 看吧!把「三高」放在一起,不但副作用疊加,而且彼此的解藥互相成為毒藥。我們的政府

推了很多利率跟稅賦政策,偏偏那都是頭痛醫頭腳痛醫腳的政治止痛藥(喔~不,也只不了痛

,其實他的成分只是一般的維他命。)不要巴望這些手段能有什麼顯著的市場調控效果,這些

政策能夠出線,其實也不過是執政、在野兩邊表面上順應民意紓解民怨,實際上「喊芭樂拳」

妥協出來騙選票的產物。

 

 在台灣有個「房地產空頭總司令」政大教授張金鶚,他對泡沫經濟跟房市泡沫的預測在時間

上從來沒準過。沒錯啊!他說的道理在經濟學上都是正確的,但之所以泡沫到現在都沒有破滅

的原因,其實不是經濟使然,而是政治使然。

 

 我想不管是國民黨和市民進黨都知道,現在這個房市的泡沫是「大到不能破」。業者也很瞭

啊!不過業者更聰明(狡獪),馬英九一次執政他們賣房子會說「ECFA、直航,起動兩岸和平

紅利,現在買就是起漲點。」馬英九再次連任他們的銷售話術也跟加碼「馬連任起動黃金十年,

現在投資200萬的房價未來將會追上香港一坪700萬的國際盤。」把馬英九聽起來英明神武但實

際上看中國老大哥臉色「蹭飯」的「政績」,徹底拷貝拿來當賣房子的文案。有人幫忙宣傳~我

想,連任成功的馬英九總統應該也暗爽到懶得再跟這些人計較智慧財產權吧!

 

 我覺得,政府與民間誰都不想碰上「衰退」,只好搞到讓「泡沫大到不能破」,這樣的心態也

是病因。「衰退」其實是市場健康循環的一個必經週期。連續快10年,年年365天,天天24小時

都在勃起,你說這正常嗎!?

 

 我想,就算之後哪一黨哪個領導人執政,要針對「三高」問題上菜,也都只能繼續把保持房市

發展、經濟成長率帳面數字好看、好生伺候好那些舉足輕重還能在選舉站台背書的超級企業大老

闆這三件事當圭臬;等民怨的壓力鍋要爆了要上街頭還是碰上選舉的時候,再良心發現一下,想

辦法減輕中小企業萎縮的程度和人民感受到的通膨壓力。

 

 這種想兩邊討好,好維持社會穩定、延續政權的經濟政策產生的過程當然有問題,就是中央政

府從來不會正視經濟問題的癥結,把經濟問題當政治議題來下藥,習慣政治操作來解決經濟問題

的後遺症就是對真正民意的不敏感(甚至無感),以為把話說漂亮了,白海豚就會轉彎,大家就

都能買得起房子這樣~。

 

當然喇~這個問題民進黨來也恐怕無解。畢竟中國共產黨碰上這個也都沒轍了~

 

(by ASH)

 

 

 

    全站熱搜

    AS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