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x_fhtw4990601901.jpg

《無米樂》導演說這次的《牽阮的手》是「愛情史詩紀錄片」 ,我覺得還挺貼切的。

透過田媽媽回顧十七歲那年跟大她16歲的田醫師私奔的愛情故事,這一奔就是六十多年

這六十多年的時光也勾勒出台灣戰後六十年來被教科書漏寫、被很多人遺忘的民主運動史。

 

1940年代的回憶重建,紀錄片選擇用動畫補白了田媽媽的童年,和她跟田醫師的青春戀歌。

畫面一邊在演那年17歲的田孟淑不顧父親反對,跟同姓又大她16歲的田醫生熱戀私奔的回憶

又同時拍攝七八十歲的田媽媽依然熱情奔放,Honey Honey叫的捧著病榻上插管的田爸的臉

猛親老伴的眼淚。這種台灣歐巴桑等級的「來~水某嘎哩親幾咧」的閃光,看到我都淚崩惹。

 

此後,回憶的鏡頭帶到台灣「光復」的時代背景,

國民黨政權從大陸「轉進」來台進行全面軍事戒嚴:

 

1947年二二八,田朝明激動地要參與武裝抵抗,湯律師硬是以村子需要醫生跟獨子的理由,

把田爸爸帶回山上。幾天後,湯律師遭到逮捕,被警總施以酷刑,然後槍決。

 

1949年開始國民黨開啟領袖崇拜的獨裁時代,又用無孔不入的思想檢察,深入學校機關鄉里

讓台灣進入全面噤聲的「白色恐怖」年代。田爸爸批評時政的言論被醫院的「人二事」贓到,

醫院只得請「思想有問題」的田醫師自請離職。他帶著妻小搭火車輾轉謀職也都不斷碰壁。

其間田醫師夫婦與辦【自由中國雜誌】的雷震交好,更與辦【公論報】的李萬居成為換帖。

當年選總統說是投票,還都是那些隨著老蔣撥遷來台萬年國老大代表,被人抬著病床來投蔣的

李萬居結束受國民黨打壓而收攤的【公論報】後投身當時台灣最高民選議事殿堂「省議會」

當選省議員,並與郭雨新、郭國基、李源棧、吳三連、許世賢合稱省議會的「五龍一鳳」。

田媽帶我們來到李萬居故居,訴說這個理想主義者到最後嚥氣那刻仍放不下對自由民主的盼望

 

1970年代初期,田爸田媽的診所同時也是政治犯家屬、人拳運動者與國際特赦組織的基地,

包括現在的高雄市長陳菊,當年也常去診所密會,商討怎麼把台灣政治犯的資訊傳到國外去

希望藉由國際輿論力量的施壓,讓政治犯、思想犯、良心犯可以獲釋。

 

1970年代後期,黑暗的時代似乎看得見一絲曙光,追求自由民主的黨外運動開始組織。

到威權體制終於大反撲,對【美麗島雜誌】辦黨外雜誌的議億份子發動鎮壓,大肆囚禁。

 

1980年二二八,林義雄因美麗島事件出庭,當時因為林夫人在庭外突然心感不安,

請祕書田秋堇(田爸田媽的女兒回家看一下,才看見暴徒闖進林家滅門的血案現場!

(十之八九是國民黨唆使的)暴徒極其殘忍殺害林義雄60歲的母親跟一對雙胞胎女兒!

隨後趕到現場的田爸爸跟田媽媽,軍警人員更嚴厲斥喝一度想看有沒機會急救的田醫生!

至今,這場震驚社會的滅門血案,依然找不到兇手,林義雄並把自宅捐作「義光教會」。

 

*從1980-1990年代,田爸爸跟田媽媽總是站在街頭第一線,反對戒嚴、反核、主張獨立

參與每一場的農運、社運跟工運。在台下田爸爸一手拿著布條還是大聲公,一手牽著田媽

在台上,七十多歲的田爸總說「很慚愧,都是我努力不夠,所以我現在還沒被抓去關…」

 

*1989年,鄭南榕因為在雜誌上刊出臺灣共和國憲法草案,收到「涉嫌叛亂」的傳票

他出庭後說「國民黨抓不到我的人,只能抓到我的屍體」並把自己鎖在辦公室準備自焚

同年4月7日,郝柏村指示刑事局長侯友宜前往【自由時代週刊】拘捕鄭南榕

看著窗外重兵集結軍警大隊,自囚在辦公室裡的鄭南榕義無反顧地引火自焚…

期間田醫師曾試著勸阻他,但終歸還是失敗了。他的老婆是前客委會主委葉菊蘭。

 

田媽媽說,田醫生很有趣,每次碰到病人要打點滴的,都會把點滴的速度故意調慢

趁著空檔跟病人講起這些「台灣人不應該不知道」的事情…

是啊!早已習慣今天新聞蓋過昨天新聞的台灣社會,本來就很容易罹患「健忘症」。

就是這種說不上來的「害怕大家都遺忘」的焦急感,讓本來「家後」規格的愛情故事,

一發不可收拾的變成一部真的是血淚斑斑、風聲鶴唳的台灣民主運動史。

我也才知道~田爸田媽牽手一世人無怨無悔不離不棄的愛情~

其實也因為擁抱共同的信念,把他們跟歷史緊緊地緊緊地綁在一起~

 

EVEN我在高中年代開始熱切的追索那段空白的歷史,我卻聽都沒聽過田朝明、田孟淑

我們的教科書,像國慶那兩碗燒了2.3億演的豪華搖滾音樂劇《夢想家》一樣「樣板」

從辛亥革命跳到兩蔣,再跳一下就到「馬皇盛世」的法統,難怪馬英九「看到很哽咽」

難怪郝柏村日前會說「沒有戒嚴,哪有民主」這種喪心病狂、威權傲慢的屁話。

難怪從二二八到解嚴的漫漫長夜,反而成了「建國百年」最不敢面對的台灣真相。

但也感謝他們的「誠實」,讓我知道:

原來高級外省人腦袋裡的「中華民國」和「台灣」,跟我認知的~很不一樣!

 

說實話,拎北看完《牽阮的手》熊熊想要放把火萬惡雞掰的國民黨給燒了

歷史可以原諒可以和解,但國民黨幹過那些狗屁倒灶、喪盡天良的事,卻不能被遺忘。

 

縱使兩次政黨輪替,威權年代被迫害的政治案件至今還是「只有被害者,沒有加害者」

政府只願花錢「補償」,不願還原真相;馬皇每年還是「我都道歉100遍了你還想怎樣」

爛扁更糟糕,把這段歷史當選票提款機,拿到政權就忘得一乾二淨,只記得 A 錢。

 

只有記得歷史,體會田爸田媽這樣深刻的愛情以及極端的誠實,才會懂得戰戰兢兢~

知道不能有愧於那些在森冷的白色恐怖年代被槍殺的抵抗者與無辜遷連的人

那些曾經對台灣有過「嗯芒」(理想與盼望),並且熱切懷抱理想的異意分子

那些像田爸爸田媽媽這樣不顧自家安危、不求回報參與政治犯營救的沒有名字的人

 

不管是誰執政,都請記得,他們才是這塊土地真正的「夢想家」

 

 ---(寫在後面)

我不想遺忘~我相信田爸田媽跟導演也不想這一段段標記他們的愛情的歷史被遺忘

所以請諒解我囉哩叭唆的一條條依照時序儘可能「簡述」片中編整出來的民主運動史

電影不能說有多好看,甚至受限預算,動畫的流暢度跟精緻度可能還輸「動新聞」,

而且那些血淚斑斑的粗糙的歷史新聞畫面,搞不好也會讓人有點坐立難安~

但是~有些事情~我想我們不能不知道,也不能隨隨便便就淡忘。

 

>本來導演跟公視申請300萬的拍攝經費,但公視希望把十多分鐘的林宅血案的段落

刪修到兩分鐘上下,莊益增、顏蘭權導演夫婦倆毅然決定退還公視300萬,自己抵押

房子也要把完整的歷史交代清楚

這是拍紀錄片的人的...不!應該說:這是作為人的~良心!

 

到電影圈看更多相關電影評論

    全站熱搜

    AS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