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8310_10150328313561065_46251501064_8251039_876875457_n.jpg  

政治跟音樂一樣,聽LIVE是最過癮的!

好像是第五個人問我今年金馬影展我有甚麼片單可以來作他的選片參考...

唔~這件事對年底手頭很緊的ash來說,我一整個抱持眼不見為淨/當作沒發生的態度...

這整個月不能離開台北的下班時光跟周末~我打算跑跑選舉造勢攤來high免錢

是說今年選舉造勢攤又要養小豬又要小額募款的,弄得像「紅包場」一樣

好像也省不了錢 XD 算了。過癮最重要!選舉攤就像演唱會,看Live才過癮!

 

我記得自己的國族認同,是在高中不知道甚麼原因,開始翻找228、白色恐怖的文史資料裡

開始逐漸成型的。慢慢我知道,我的中華民國,跟國民黨的中華民國,是不一樣的。

找一個跟自己認同一樣的選舉攤,像嘉年華還是音樂祭一樣過把癮,

似乎是台灣這個島國,每個三四年就可以舉國歡騰一次的專利。

 

現場那種感覺,就像我們本來都是好好的一個人一個人跟一個人,

在凝聽台上講演與嘩凍蒜的過程裡,大家突然聚合成一種信念,

可以沸騰可以沛然莫之能禦可以推倒歷史的高牆

有趣的是,不管是不管是廣場啦、運動場啦,似乎平常我們都用不太到,

好像從來不是我們的廣場、運動場,後來我才明白上頭那些人蓋這些地方的用心與遠見

似乎它不只是讓大家有地方集會遊行靜坐抗議選舉造勢那樣,他更像個溝渠一個容器,

像個量斗,為了是有地方容納帶著訴求一群群進場的人,裝滿了又倒出來,量過就算成事了

然後翻開隔天報紙版面就會有個說法,說「三萬五萬八萬十萬的市民表達了什麼什麼訴求」

說「藍營還是綠營的候選人,在誰家的支持者票倉刮起幾多萬人的旋風」

然後散場了,我們魚貫的散進捷運站回家,或是鑽進附近的小巷,找家食堂小攤子什麼的

聊天消夜,到了家洗去渾身的汗臭,換好居家的衣服,賴在沙發上跟家人講講話轉轉電視

從這些三萬五萬八萬十萬的數目、從剛剛被煮沸騰的那股信念,還原為一個人。

 

 

    全站熱搜

    AS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