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4844.96872411_1000X1000.jpg

 距離二戰,說長不長,說短不短,也足足有超過七十個年頭,那差不多

是我們爺爺奶奶,搞不好還是阿祖的年代,只是我們似乎很少有機會聽他

們親口說說自己年少青春,那些戰禍或者艱苦日子裡的點滴回憶。

 

 日本動畫導演片渕須直,是宮崎駿愛徒,新作《謝謝你,在世界角落中

到我》打退在台灣也賣到翻的《你的名字》,勇奪日本【電影旬報】最

電影,票房破21億日元。這部改編自得獎漫畫家河野史代的同名動畫,

事其實很簡單,說的是溫柔善良的女主角18歲隻身從廣島江波來到比較

鄉廣島縣吳市,下嫁素未謀面的海軍文員,怎料二戰爆發,隨著空襲警

而來的是美軍時不時的轟炸,在這樣的時局下,愛發白日夢的呆萌女主

如何從少女變成少婦,堅強擔起顧家的重任,與小夫妻間淡然有味、越

越覺得暖心的用情。那情份有點像是周華健【上上籤】裡唱的歌詞,只

動畫裡是女主角對暖男老公的愛,與對命運的感懷。

143052.93969627_1000X1000.jpg

 類似的時代背景,不禁讓人想起《螢火蟲之墓》,也是用一個迷迷糊糊

女主角代我們走進陌生又熟悉的日本戰時的生活。《謝謝你,在世界角

中找到我》當然也有戰爭的沉重,但更多著墨的是二戰爆發下日本人妻

夫家的生活細瑣的小確幸,想傳達的不是戰亂的悲苦,而是教曉大家生

亂世下如何抓住那些其實就在身邊的,微小的幸福。

 

 這當然不是戰場上各為其主奮不顧身的那種片,更不是《永遠的零》那

種洗白片,說它是反戰電影又讓它背負的責任太沉重,比較接近的說法是

傷痕文學吧。就像我們拍【光陰的故事】、日本拍 Always 幸福的三

目》、香港拍《歲月神偷》那樣,生活雖難,但「難」字也是半邊「難

半邊「佳」啊,大環境雖然是悲慘艱苦的,但生活卻是輕鬆愉快的,更

切是中國拍出文革動盪歲月下小人物旦求的《活著》;動畫裡,那個把

有人都捲進苦日子的戰爭,就像《嶺街少年殺人事件》裡看不見卻無

在的白色恐怖一樣,是大光圈聚焦在主人翁身邊故事時,有點遙遠模

景效果的時代背景。

143055.18534070_1000X1000.jpg

 

 導演說花了不少時間做田野訪談,發現當時住在偏鄉的主婦們的日記甚

少講到戰爭,倒是紀錄了好多日常生活的家事,像是縫被子啦、鄰居們一

起躲在自家挖的防空洞聊天的時光啦、怎麼在物資糧食限縮的時局下,克

難煮出一家人吃得飽的飯菜啦直到,我們都知道的發生在廣島那件終結

戰爭的蕈狀雲升起的那一天,我們才看到死亡,沒有迴避,也沒有被刻意

賣慘或渲染成控訴,那些倖存活下來的認識的不認識的人們,從一片狼藉

的家園之中掛著臉上未乾的眼淚放下再也醒不來的至親,一個個走了出來

,二個、三個慢慢地默默地靠在一起,牽起手,繼續堅強的「活下去」。

 

#2017台北電影節上映

#它居然能在票房跟獲獎上打敗你的名字耶

#雖然宣傳的是愛情但看到的是更深的亂世間人與人的扶持

#而愛情真的很淡很淡最後卻淡出了眼淚

 

--

(寫在後面)

我喜歡它毫不避諱的處理主角在聽到天皇廣播宣讀投降昭告時,悲憤吼出

的對白:「不是當時說要戰鬥到最後一個人嗎,這裡還有一個有左腳和右

手的人」,看在玻璃新的中國小粉紅和滯台支那人眼中這鐵定是不知反省

,還用受害者角度美化自身侵略者的事實,肯定是要抵制到小日本改劇本

重畫一個「向中國人道歉」的版本。

但想深點,這個情節放在當下安倍政府想修和平憲法、把自衛隊解禁成國

防軍走向國家正常化,結果民調卻不捧場的日本來看,其實更能讀出日本

國族「菊花與劍」雙重性格交織的複雜情結,特別對於二戰,不想背負原

罪的同時又因為戰敗的創傷想離「戰爭」越遠越好,也因此這句在華語市

場有點「爭議」的台詞,其實背後主角OS的心情更貼來說更像是「騙我們

會贏、騙我們會戰到最後,結果你半路投降了,那我們呢?為了這場你嘴

裡說會把國族帶入更昌盛強大的戰爭,我們賠上原本恬靜的日子,最後親

人喪生、家園被毀、流離失所、被空襲炸傷身體的這些怎麼算?跟誰算?

」這個反戰的控訴被藏得好深層,要我們學習試著把它放進不同時空的語

境裡解讀,才能聽到故事主角真正的心聲。

 

創作者介紹
ASH

☁天氣也該。擦一擦啦*

AS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