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53

在這部台籍慰安婦紀錄片《蘆葦之歌》之前,其實還有一部前作,叫做是《阿嬤的秘密》,

在前作裡關注的是個人歷史經歷的還原,阿嬤們在鏡頭前揭開超過半世紀難以言說的傷口,

包括因著「去軍營幫忙燒飯洗衣,賺錢」被騙,甚或被強擄到東南亞、中國戰區的慰安所,

在遠洋的山區裡,讓日軍日日夜夜跟排隊上廁所一樣的使用,每天哭得要死、叫天天不應…

終戰也不代表是煉獄生活的結束,拖著被嚴重戕害的身心回到故里,還得面對親戚的歧視,

在傳統的壓抑下,不但不能好好大哭一場、控訴時代,還得沉默噤聲,當作什麼都沒發生。

接著的《蘆葦之歌》不再是紀錄苦難,而是阿嬤們在療癒工作坊課程中經歷的原諒與放下,

一位阿嬤對著象徵傷害她的日本人的空椅說「你做的事不對,但是我原諒你,你自由了。」

也對代表年輕自己的空椅說「我也原諒你,因為你是被騙的」別再活在痛苦自責的陰影裡…

原諒與放下,人生才有往前走的可能,社會也能在悲憫中沉澱出一條承載歷史記憶的長河。

 

這部關注慰安婦議題的紀錄片並不是野心宏大的搜羅史料、還原大歷史,或強烈控訴甚麼。

《蘆葦之歌》紀錄了婦女救援基金會成立的療癒工作坊,陪了六位阿嬤走過的十六個年頭,

紀錄阿嬤們在課程中釋放積瘀的傷痛,圓夢,與生命和好,讓光亮照到記憶暗角裡的片刻,

就像一位阿嬤回溯2005年在東京法庭爭取日本政府道歉時說的:「證據就活生生在你眼前」

難道要等到沒人可以接受他們的道歉時,才道歉嗎?那時,就已經沒有人可以原諒他們了。

紀錄片現實而殘酷的地方是,隨著拍攝、公映,所紀錄的人事物也隨著時間一個個的消逝…

 

fx_fltw48277329_0008  

 

在繪畫療育課程裡,阿嬤們用多媒材拼貼出的自己都是青春少女的模樣,那是生命的缺憾。

諮商師說,憤怒只是情緒的表層,其下掩蓋著的是巨大的悲傷,那才是真正要處理的核心,

電影大可訴諸控訴,但那完全無法慰撫阿嬤晚年心靈上的創痛,彌補撕裂開來的社會傷口,

而這齣紀錄片,沒有意外也一度成為了新聞政治口水戰中加劇分裂的話題,不該是這樣的。

 

我記得有位阿嬤回憶起自己從南洋回到家鄉,找了好久才在戰後紛亂的家園找到叔叔的家,

抱著滿腹委屈無人訴的辛酸才進家門就被「喉」出去,說「我們陳家沒有這種下賤的女人」

這位阿嬤最感念的是她自己的阿嬤,給了她溫暖的童年記憶,讓回家的想望陪她熬過苦難,

但若知道回家鄉要面對的是這樣的寡情,還不如孤身隨著軍隊去日本隱姓埋名過下半生好。

也記得有位阿嬤回顧這生最感激的人時,想起了一位深情互待的日本情人,可惜再無音訊…

 

在日方法律與人道援助組織協助下,台籍慰安婦爭取道歉賠償的官司仍在零五年三審敗訴。

雖然阿嬤選擇原諒寬恕,但那是個體生命的關卡,不代表戰爭暴行是對的、就該這麼算了!

國際賠償、正式的官方道歉與歷史,都是一個有承擔的加害國政府應該要拿出來的「態度」

 

日本政府面對慰安婦議題的態度,就像某人每逢二二八時擺出我每年都道歉了還要我怎樣!

說慰安婦議題是「騷擾人家政府」的心態是非常輕慢可惡,但更讓人怒到拳頭握到發抖的,

是把慰安婦當提款機,藉口替他者生命苦難作討伐,偷渡史觀、發動意識形態戰爭的貨色。

 

歷史該然有真象要還原,但面對個體在戰爭時被掠奪被戕害的經歷時,更要謙遜溫柔以對,

《蘆葦之歌》引述了聖經一段話,「壓傷的蘆葦,祂不斷折斷;將殘的燈火,祂不吹滅。」

其實後頭沒打出來的還有一小句「祂憑真實將公理傳開。」願我們得以有悲憫容納的心懷。

 

  

 

創作者介紹
ASH

☁天氣也該。擦一擦啦*

AS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