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生的朋友分享了這句她勸慰妹妹工作、情感時的引述:

「覺得自己的經歷還不夠悲涼的時候,卻已經有一點點老的感覺」

「覺得安撫她的同時,我那很久很久的過去慢慢被想起…」

唸著唸著好像也有那麼一點點的彷彿懂得


>我們常在向人言說中整理自己,也在勸慰人時超渡或慰撫自己的過去

拿成型的想法,舉例自己安慰別人,順便耙梳一遍自己。


>前晚跟老闆海爺和蘋果的大姐吃宵夜場居酒屋

座位旁是對老少配男女,女人是50多歲的連鎖房屋仲介商董娘

男生是20多的牛郎店精壯小狼犬,兩人honey來honey去的

董娘還哭得梨花帶淚地問小狼犬「那你還愛不愛我?」

小狼犬敬業地給了熱情又誠摯的回應

動人肺府感人心弦賺人熱淚令人鼻酸的真愛大告白…

(亂噁心芭樂一把的,聽得我們都快吐了)

但覺得歲月無情,掏空時光,也還有人心

「喊水會結凍」的女人竟會讓自信被歲月掏空到

要這樣慰哄來擁抱短暫的安全感,令人覺得很哀傷的呀…

覺得自己的經歷還不夠悲涼的時候,卻已經有一點點老的感覺

是的,又回到這句話,而我也該準備就寢了


創作者介紹
ASH

☁天氣也該。擦一擦啦*

AS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