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想與我聯繫
請用Email聯繫:ash_c1118@hotmail.com;又或者只是想聊聊天交個朋友,也可以加LINE:ashcheng1118。若在文章下方用悄悄話私密留言聯繫公事,也請務必留下您的聯絡方式 (要不然我回死了你也不一定能讀得到)。謝啦~

目前日期文章:201012 (10)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Five hundred twenty-five thousand six hundred minutes

五十二萬五千六百分鐘

Five hundred twenty-five thousand moments so dear

五十二萬五千個珍貴的片刻

Five hundred twenty-five thousand six hundred minutes

五十二萬五千六百分鐘

How do you measure ? measure a year ?

你如何衡量,衡量一年?

AS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picx_fbhk5201093015.jpg  

ㄟ~如果想看李小龍痛扁死阿兜仔還是踢爆日本鬼子的,拍寫,還是回家看《葉問》

如果想看李小龍跟葉問學詠春的,畫面只有3分鐘不到,葉師傅都還沒露過正臉咧

如果想看李小龍去米國開「震藩國術館」創截拳道,拍武打片的,ㄜ~這部沒有演

這片的英文片名叫作「我的哥哥-布魯斯李」所以是由跟李小龍差八歲的弟弟李振輝

透過回憶,來記得哥哥去美國之前,小時候跟少年時期的樣子,還有家裡發生的事情

採訪的時候,口述回憶的李振輝說:「我們家裡五個,就剩我和兩個家姐,

她們都七十多了不知道能有多少時間,我是我們家族最小的,現在再不講出來

就沒有人會知道真正的李小龍是什麼樣子的了。

SO~這部電影變成「傳記片」,不是以去美國開道館、拍武打片時期的李小龍為重心

AS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64cb54d8cb167ffae341027074aa5076.jpg  

前陣子鬧很大的監察院長王聖人(王建煊)批評打工是賤賣大學黃金時間,把黃金當成石頭賣掉,

真的是「笨死了」的新聞。不知人間疾苦的王聖人,除了被譙成「何不食肉麋」的晉惠帝,

我想更欠婊的是王聖人這句話背後「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的意識形態。

當然還有李家同、洪蘭這兩尊沒啥學術專業,靠滿腦子道德醬缸思想開通識課程騙吃騙喝

不斷捍衛自己的講台威權,講學生上課吃雞排、搞KUSO多淪喪多不入流、多沒競爭力這樣~

當電影直指「你們都進入瘋狂的競賽,你的知識會增加嗎?不會!增加的只是壓力」才知道:

那些望子成龍的父母、恨鐵不成鋼的老師、價值觀扭曲的社會...

就是把同學們推進這個不能輸在起跑點、拼了命搶第一,逼得對前途徬徨的大家放棄志趣與理想

服膺在甚麼都要求標準答案,都要套用公式,不懂就靠硬背死記過關的考試制度裡~

AS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8) 人氣()

冬日暖和的日子,去到三年前的夏天去過的新竹西濱海岸

總覺得海邊是屬於夏天的,不知不覺都會把海邊的照片拍成夏天的模樣。

繞進新竹漁港的舊碼頭,整個港灣周邊的建築,是特意營造的藍白色調希臘風情。

遠道而來吹上海堤草坡的海風,還有點夏天的氣息,本來的南寮舊漁港被圈成一彎沉綠色的湖

粼粼的水波慵懶地悠晃著,打在身上的天光仍是微燙。

岸邊稀稀落落的遊人、自個兒帶便當來海灣垂釣的阿伯、碼頭停船上收捲漁網的漁村人家,

還有碼頭草地上放風箏的好幾家一起出遊的親子,都貪著日光,各自懶洋洋的攤曬著。

反正是個可以慢慢「消磨」的好日頭。若非絲絲寒意的冷空氣…我都還以為這是那年的夏日無盡

如果去到一個地方是想證印或者說發現體驗些甚麼的話,那麼我想,在冬天去到夏天去過的地方

AS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乘著噴射機,我離開《中國時報》    ● 黃哲斌

轉載自   http://blog.chinatimes.com/dander/archive/2010/12/13/579524.html

是的,我借用了John Denver的經典老歌歌名,「Leaving on a Jet Plane」,我最近常哼唱這首歌。順帶一提,此曲於1966年發表時,原名為「Oh Babe I Hate To Go(喔,寶貝我不想走)」,好吧,兩者都能代表我的心境。

因為從昨天起,我離開了工作十六年又五個月的《中國時報》。 

離開的原因很單純,不是跳槽、不是資遣,不是優離優退,而是「我再也無法說服自己,這是個值得託付的行業」。

說來矛盾,兩年前,我調回報社擔任調查採訪室記者,期間沾了一群優秀同事的光,陸續參與「我的小革命」、「民國九九,台灣久久」、「名人家族故事」、「不景氣不低頭」等系列報導,兩任總編輯給予極大的尊重與空間,一方面,這差事是值得賣命的、這報社是值得賣命的。 

另一方面,我越來越難獨善其身、越來越難假裝沒看到,其他版面被「業配新聞」吞噬侵蝕的肥大事實,新聞變成論字計價的商品,價值低落的芭樂公關稿一篇篇送到編輯桌上,「這是業配,一個字都不能刪」。

然後,它們像是外星來的異形,盤據了正常新聞版面,記者努力採訪的稿件被擠壓、被丟棄。記者與主管被賦予業績壓力,不得不厚著面皮向採訪對象討預算、要業配,否則就是「不食人間煙火」、「不配合報社政策」。 

一家親愛的報紙同業,甚至採取浮動薪資,廣告拉得多,業績達成率高,才能享受較好的待遇。另一家報紙主管開會時,公然指責不配合的女性同仁說,「大家都在賣屁股,你不要自命清高」。

於是,記者變成廣告業務員,公關公司與廣告主變成新聞撰稿人,政府與大企業的手,直接伸進編輯台指定內容,這是一場狂歡敗德的假面舞會;花錢買報紙的讀者,卻不知道自己買了一份超商DM與政府文宣。 

所以我遞了辭呈,辭職理由填寫很翔實:「台灣報紙業配新聞領先國際潮流,自認觀念落伍告老還鄉」,我希望留下紀錄,或可作為一種溫柔的抗議,一種委婉的提醒

 991213a.jpg  

AS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6) 人氣()

exsz.JPG 

周末睡不著的晚上,開啟平日作DM的向量繪圖軟體(喔,我慣用的是Corel Draw

在沒有線稿打底的狀況下,拉貝茲曲線,試著畫人像出來,就當是練習吧。

畫著畫著就越來越想買台掃描機。想說畫個線稿掃描進電腦打底當草圖,

這樣也許就可以更細緻,也可以畫點背景什麼的,來讓畫面有點氛圍,說點故事。

想想,好多興趣因為工作擱下來,拿相機拍照只拍受訪者,開軟體畫圖只是作LOGO

了不起跟弄個名片還是DM的編排設計,卻忘了最喜歡的是畫畫。

寫字寫得都是催漲房地產的垃圾文,越來越少寫甚麼心情啦想法啦

搞不好一到周一,又在工作裡兜兜轉,完全又把一時興起的手癢央的感覺又給擱到腦後

 

AS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px_fjtw3990702101.jpg 

茱麗葉由三個短篇的電影「湊」成,三個導演就茱麗葉的愛情故事概念,各自表述

依序是侯季然《該死的茱麗葉》、沈可尚《兩個茱麗葉》,以及陳玉勳的《還有一個茱麗葉》

故事好不好看,大概也是照順序慢慢第一段的悶,到第二段的老梗,最後讓人耳目一心

關於愛情的主題,第一段說的算是「追求」,第二段算「放手」吧,第三段說的是「希望」

但無論哪個主題,都像梁靜如的那首歌裡唱的一樣:愛~真的需要勇氣。。。

 

開場的《該死的茱麗葉》講小兒麻痺印刷廠女工,暗戀一派天真爛漫的陽光男大生的故事

當她第一次從雜亂陰暗的家庭印刷廠,來到日光昶亮台大校園送她幫忙偷印的刊物,

在社辦聽男大生自彈自唱荒腔走板的「日光大道」民歌~窗外傾洩進來的陽光很岩井俊二fu

AS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px_fbko1113844202.jpg  

說孔子是韓國人、粽子是他們發明的死高麗棒子,這次要來翻拍1985年吳宇森的《英雄本色

找來一掛六塊肌陽剛猛男,說要來個更硬漢更TOUGH版的英雄本色。結果帥度慘輸原版!!

沒殺氣,也沒江湖滄桑味,只有嚴肅排長FU的朱鎮模,演「不作大哥很久」的狄龍(宋子豪)

活像工地泰勞的金康宇,演張國榮的角色(宋子杰)這個選角的帥度落差簡直從天堂跌入谷底

型男宋承憲,戴上墨鏡學我們的發哥(小馬哥)耍帥,帥不起來,變成痞子痞子痞趴子趴子趴

油頭男趙漢善演靠出賣大哥,趁勢作大勢力的李子雄(譚成),只有雞歪FU,沒有野心霸氣。

 

劇情大底就是黑幫猛將的大哥,去泰國交易,被細漢ㄟ出賣,慘遭黑吃黑還悽慘落魄啷噹入獄

死忠兼換帖的兄弟,「雙」槍匹馬把整窩子泰國黑幫都給剿了,卻被打瘸腿,落魄當洗車工。

AS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px_fkhk4201093002.jpg 

當年黃飛鴻熱熱到最後,連《黃飛鴻笑傳》都能拍出來,撈最後一丁點殘餘價值惹。

這種一窩蜂「消費」某某武俠人物/功夫的葡式蛋塔曲線,好像正在「葉問」上重演。

這幾年《葉問》掀起的詠春熱,除了甄子丹版拍了兩集的正宗葉問,也冒出少年版前傳、

還向前追溯到詠春師祖五枚師太與嚴詠春,過陣子還往下發展,要拍起葉問徒弟的李小龍

總之~有跟葉問搆上邊,都好。連講詠春師祖五枚師太跟嚴詠春的《功夫.詠春

明明是清朝中葉的事,最後還不忘在嚴詠春、梁博濤老夫老妻吃凱子大餐,

打賞路邊一堆野小孩時,跑出一個姓葉的(囧~拜託喔~中間差了好幾代好不好!)

 

時間拉到清朝火燒少林寺,叛出少林當朝廷鷹犬的大魔頭,奉命追捕少林餘孽(槓古老梗)

AS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ontheroad拷貝.jpg   

 

現在,好像沒有什麼好可以趕赴的了。理直氣壯的夢想、大把揮霍的閒緻、小題大作的奮勇

通通遺落在日復一日、上班下班的路上。講到夢想,自己都會覺得好笑,不如說中樂透吧!

以前的同學碰頭總是笑笑說我們都愈來愈膽小了,愈來愈不相信純粹的事物了

真要敢膽子大起來幹的「大事業」,搞不好也就是劈腿、偷吃這種瞎事(囧)

但總有什麼,是不一樣的吧?畢竟我們在路上也走過一段歲月,有過不少過去

那些當年不覺得怎樣的,還是要死要活的,事後想起來都不是ㄧ個味兒了

反而另有一番牽情動心的滋味,好多事情當時當刻不知道它的發展它的結果

現在回想起來,才終於是配對了背景音樂。

AS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